重新开张

这里,因为空间提供者的问题,停了几个月,最近重新租了空间,经过漫长的域名备案,终于可以重新开张了。
换了新的外观,时间仓促,做得相当不够完善,css神马的最讨厌了,就暂时这样吧,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调整。
申请了一个新的域名:www.me40.net,跟我的MobileMe的用户名一致,me40(at)me.com,有用iChat的来加我吧。前一阵注册了微博,也用了同样的用户名http://t.sina.com.cn/me40,这样显得多配套啊,哈。
me40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简短好记而已,这样短的域名已经很不易申请到了。
原来的Mylive.net域名也还保留,同时使用,只是把原来的Blog目录直接移为首页了,把原来的版本和以前的网站全都归到旧版的链接里,这样看着,清爽些。
还准备增加一个相册程序,传图外链什么的方便些,只是太忙了,或许过一阵子才能弄好。

在6月时,已经把昆明的房子退掉,离开昆明了,这几个月一直在内蒙做一些房地产广告项目,等做完了,再决定去哪里定居。
目前比较想去成都,又有些怀念上海,暂时还拿不定主意,或许过一段不忙了,先去几个地方考察一下,玩耍玩耍,看哪里感觉好,就住下吧。
我有很多朋友,都很羡慕我,没有束缚,想去哪都可以。其实我最近,尤其是今年,开始很想安定下来了,有一些计划,只在等手头的工作忙完,才好进行一下步。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178

迷梦依稀 - 九

古老的火车中,窗外是秋天的旷野,暮阳的金黄光线铺满陈旧的车厢,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深邃而黑暗。
你坐在我对面,凝望窗外,车窗中有你被夕阳照亮的淡淡倒影,叠加在暗色的风景之上,祥和安静,如同一张发黄的旧时照片。
我看着你,似近实远,经过一站又一站,没有终点。
我无法回忆起当时的背景音乐以及是否有背景音乐,但是从半醒之时,耳边就一直循环这首老歌。
……
火车呜呜那声响
在耳边偏偏似柔柔唱
难道你教世间漂亮
和默令梦境漫长
……

------------------

最近很多梦境需要留下,
所以我要重新学习绘画。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07

Life's a journey

Life's a journey,not a destination。
人生是一段旅程,而不是一个终点。
这段话,甚合孤意。

眼前,横亘着无常幻化的生命轨迹和必将湮灭一切的时间洪流,
殊途同归结局即定,
那这段旅程怎样走完,难道不重要?




不是因为branson而喜欢上新秀丽这张广告,而是因为它的slogan——Life's a journey,和那本moleskine笔记本。也不是因为外表和安全性喜欢上Dodge Journey,而是因为他的名字





查看全文...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19

迷梦依稀 - 八

苹果公司为特邀开发人员在新加坡举办了一个招待会,在某豪华酒店的50楼天台,内容是海底黄金蟹冷餐会。餐会尚未开始,金色的餐架上摆满了食盘,上边盖着厚实的奶油,看不到盘中的内容。
大家坐在一个巨大的礼堂里,电影屏幕上全是科幻内容,每个人必须唱一首歌才可以离开去吃东西,没有伴奏,人们唱得都很烂。我思考是随便唱一首简单的糊弄过去还是挑战一首高难的。后来等不及索性就混在离开的人中直接去往餐厅。
我看到一个大铜盆,里边的两头鲍堆得象小山一样,都是带壳煮熟的,可以直接蘸酱料吃,有韭菜花酱和蒜蓉酱两种选择,我伸手拿了一只,烫得我直叫唤,服务员用白话告诉我说盘子要去酒店里取,我问他这不就是酒店么。然后我跑到另外一个房间拿了盘子,盘子都很破旧,布满划痕和污迹。
在一个餐台前,服务员递给我一只精致的小碟,里边是撕得很碎的海底黄金蟹的蟹肉,用很细的冰沙和少量海盐拌匀,洒了几滴白兰地,旁边点缀了两片小小的罗勒叶子,之晶莹之精致让我爱不释手,挖了一小勺放进嘴里,鲜汁满溢,滑嫩冰爽,胜却人间无数,以至于我醒来后还记得那个美味,第一次梦到食物还能记得味道的。
后来的事,不记得了,只有这一口蟹让我刻骨铭心。
世上有没有海底黄金蟹这个物种我并不知道,醒来时,想想白兰地配蟹肉没尝试过,想像不到那个味道,冰沙会让蟹肉紧缩,滑嫩的口感可能也不一定能存在,梦中理想的味道在现实中实现起来应该是有难度的,不过有机会还是可以试一试,实在是令人难忘。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19

迷梦依稀 - 七

一个朋友跟别人合开了一间很小的餐厅,门面比马路还要低,用打印纸打了“雅子薰”三个黑色宋体字贴在玻璃窗上。门上用胶带粘了一本手写的书,旁边还留了张字条,书和字条的内容已经记不起来。我把书撕下来反复试验胶带的粘度,最后粘回原处。房间大概有4平米,地上铺了一张床垫,中间是一个小饭桌,桌上有星星点点的食物,店里没有人,规则是吃什么自己取,吃完自己洗好碗把钱放在柜台上即可,全凭自觉。我坐在靠窗口的位置,被一只瘦弱的蚊子叮了一个包。
我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某个我以前曾极不喜欢的人被中央安排到我公司,在格子间正襟危坐。我从他面前走过,跟其它同事开玩笑,想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他眼睛一刻不离开我,表情严肃,让我反而觉得尴尬,我说了很多狗屁不通毫不贴切的成语,连篇累牍地教育同事们保持认真的工作态度,其实我是在开玩笑,可是没人笑。
太阳升起在港汇两个塔楼之间,形成巨大的H型。
五原路,我从车里下来,看到路边我以前的一个同事戴一个很大的草帽拉着一辆木制的绿色马车缓慢走过,马车没有马,他在顶替马。我追上去,跟他说话,问他近况如何,他看上去很快乐,但我察觉得出他在敷衍我,而且并不停下脚步,我示意身边的人等一下,自己跟上他继续搭话,可是他越走越远离我,很明显的不想跟我交谈,我问了很多以前的同事朋友的情况,他都含糊不清,最后我被一辆巨大的卡车隔开,车过后,他已经走远。
这一晚在五原路发生了很多事,错综复杂地交织着,我只记得这一件,也似乎只有这一件是完整的。


醒来,凌晨6点50分,长年生活在南方,北方室内的暖气有点不太适应,口鼻干燥如裂。
外面的天空象水一样清澈碧蓝。不刮风沙的时候,鄂尔多斯的天空和空气远比我去过的任何城市都要纯净。
近期越来越复杂繁重的工作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朕感觉寡人就要灯枯油尽了。
我想去看世博,想买iPad,想去学车,想去北平,还需要给GF1配几只镜头,想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都需要很多时间,可是现在我最需要想也只能想的却是怎么把眼前这些事情摆平而自己还有命在。
欧耶吧,总之,眼前这一切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郭德纲语)。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95

迷梦依稀 - 六

一个贯穿的主题,积木口味的冰淇淋。
但到处是积木,从没有出现冰淇淋。
这一个词反复滚动播出——积木口味的冰淇淋。
我小时候玩过的那种粗陋的积木,侧面能看到锯的痕迹,并有多处掉漆,无非是方块和三角,大大小小充满世界。
我在一张床上倚着,旁边一个我醒来后并不认识的熟人在跟一个不美但很有味道的女孩子调情,很象郭海藻的类型,穿着红毛衣,倚在我旁边。男的很迂回,不敢命中主题,女孩从话语看来明显已经很有意。我替他们着急,把手中的积木摔在床上,骂了他们一句朝鲜语的骂人话,其中大多数的发音是我随口瞎说的,他们都笑了。我走出房间,逆光的画面,阳光在我背面把我的身型勾勒成一个剪影,我的身后,他们已经在床上嬉笑着抱在一起。房间外边,是巫妖王之怒中某个要塞的场景,骨架嶙峋,四个角楼每个都有一对主持人在调情,我只记得其中一对主持人中的男人是姜超。
我站在公司门口晒太阳,那是我大约十年前在老家的公司,一辆美国大车停在门口,一个油头男人摇下车窗手里拿着一个有机玻璃的L形物件问我能不能做,我问他要做多少,他说做7000个并问我几钱一个,我抓了抓头上的长发说这种东西是要按重量计算不能按个算,我拿着那个L型的物件仔细看,是很漂亮的六菱,在阳光下晶莹璀璨,如同钻石光华。
积木,积木,一个辽阔的幼儿园,地板很脏,堆满小朋友和积木。
积木的旷野,一棵巨大的花树立于中心,落英缤纷。
积木口味的冰淇淋。反复出现这个词。
我拼命回忆也无法再记起更多,只有这个词。
更多的是一些极细碎的片段无从入手描述,很多回忆中的人物和场景,我很健谈,到处说笑。
然后就是积木口味的冰淇淋。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58

迷梦依稀 - 五

我开着酷威行驶在成都繁华的街道上,车上坐着两女一男我都不认识,一个女的极胖极丑穿一身白,另外一个大概有五十岁的样子身材却极好,男人则完全记不起样子。我把车开到一个高楼的拐角,偏僻的陋巷中灯光昏暗迷离,我七拐八拐带着他们上了一个小二楼,里边挤满民工,大家在吃自助餐,餐台上只有一大盘鱼肉,整块有皮箱那么大的鱼肉,大家用筷子挖着吃。我与一个穿一身迷彩的老民工相谈甚欢,远远地看到白衣女子一边吃脸上一边有粉掉在火锅里。
我从车上搬行李到新家,家里有很多植物,打开洗手间发现空间异常狭窄,我回头对我妈说,这房子不能要,卖了吧。
有大段的梦境是在成都开着车乱逛,白天堵塞的马路上车身反射强烈光芒刺得我眼花并心情烦躁,夜晚一排排鲜艳的尾灯在车内慵懒的爵士乐伴奏下显得非常优美,路旁的建筑分明是昆明,梦却告诉我这是成都。
我于无所事事中想去找个工作玩玩,面试了一个公司,老板用流利的福建口音对我说你的作品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我说能不能让我了解一下贵公司以前的作品,老板笨拙地从一台史前电脑上拉出信号线接在一台史前电视上给我播放广告片,我才发现这公司只有四个人。
我象蜘蛛人一样把自己垂直拉升到十四楼,从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洞口爬进室内,是个公司的办公室,一个清秀矮小的黑胖姑娘在给几个设计师讲解印刷基础知识,我环顾四周发现他们也都在用很旧的电脑,很典型的广告公司,男多女少连一个美女都没有,大家互相搭腔说话,让我感到很熟悉和温暖。小姑娘转出来问我你是谁并问周围人我是谁,我说别问了我走不就完了么,我走出那家公司在电梯间等电梯,小姑娘追出来问我你是CX吧,我惊了问她我两年前来面试过你还记得我?小姑娘说当然了我们都有记录,然后我们竟然聊了起来,大段琐碎细致的对话,从行业发展到个人经历到爱好等,我很惊讶我竟然跟一个不熟的异性一见如故地聊了这么多。最后她说我们正缺个总监你要不要做?我说算了吧你们请不起我,她说我们可以给项目总额的10%提成,我一笑进了电梯跟她招手白白。
我醒了,眼睛闭着,意识还在昏沉,感觉得到从四肢开始身体渐渐恢复触觉,昏暗的意识开始辨别方位。我经常有这种感觉,脱离梦境后完全苏醒前,我不知道身在何处,即使眼睛看到,大脑仍是反应不来,我在昏沉中经历了几个不同的故居之后几乎确定自己在昆明的榻榻米上时,睁眼后才恍然大悟是在酒店。口鼻干燥如裂,喝了口水翻身再闭上眼睛回味梦境,记得的其实十分有限,主线都是在成都,似乎物质很丰富的样子,整天很忙碌,有几段激烈澎湃的剧情完全失忆。

最近有点不懂自己,转折点来得很突然,物欲旺盛起来,似乎不惜毁掉目前的宁靖,不知何以至此。
为了得到稳定的生活而去操劳,为了减轻失去的痛苦而去接纳,为了满足奢求的欲望而去透支,倾斜的天平其结局定是一落到底。此端得失,必有彼端增减,想要维持平衡,就要加上更多法码。
而最简单的平衡,其实只是天平两端都空无一物。
我发现我的理论水平又有进步,可明明道理懂得,却心魔日炽,不受控制,如之奈何?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68

迷梦依稀 - 四

我穿着绿色的军大衣在雪地里匆忙来去,左上角是一张FORZA 2里的GPS地图,F型路线的最顶端终点是我的学校。我从朋友处进了一箱钢笔准备去学校销售。我跑步前进,PIAPIA地老顽皮了,不时回头与街边遇到的推着自行车的老朋友喊哈娄。有一个人的车筐是纯白色的流线,我一边跑一边大声说真牛逼。人群从我身边熙攘流过,我转身寻找我要等的人,焦急万分,我心说肯定是我跑太快了。
草绿的军大衣被大雪浇湿变成墨绿,我在雪地里拖着脚走,身后的脚印象两道车辙,长长的看不到尽头。
我走进一家手工作坊中,我一个小时候的朋友在操作拉花锯,朋友的父母把几箱橡皮搬来搬去让我坐下。
我远远看到你在另外一个房间,我走过去与房间里其它人对话,竟然都是我从小的朋友。
你侧着头专注于清洁一个吹塑纸刻成的小字,目不旁骛。我关掉轰鸣的刻字机让你可以注意到我,你举头相视,一瞬间双眼通红,有泪盈眶。
“你怎么来了”执手相看时你语气含怨。
我想说话,却不知措辞,再想说时,醒了
又是这样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20

平淡幸福

去成都散心,在离开成都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大前天,开始拉肚子,到机场后又感觉到开始发烧了,浑身发冷,并不停地反酸水,半夜的飞机时间还早,偌大的空港竟没有一个暖和点的地方,直到躲进开封菜(KFC)喝了两大杯滚烫的美禄,才觉得好了些。
飞机不停地晚点,一再晚点,所有的店铺全都打烊,只好坐在很冷的候机厅,感受越来越严重的晕眩和颤抖,越来越虚弱。
午夜两点半,浑身无力地走出昆明机场,用了几十分钟终于等到一部平时只要两分钟就可以坐上的出租车,又碰上个话痨并吸烟的司机。
我感觉一天之间所有倒霉的事都让我遇上了。上午去锦里,回来等了一个小时出租车没等到,硬是拖着爬了几座山后已略微拉伤的半疾残的腿,凭感觉走回了春熙路的酒店。好处是我认识了沿途大部分的公厕。又从酒店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个出租车去机场,中间被无数25-50岁的欧巴桑在我面前强行钻进车中,而我能做的只有简单的祝福她们永远75岁。然后发烧,候机厅又在刷油漆,浓烈而恶心的醇酸磁漆味让我更加想吐,飞机晚点几个小时,候机厅冷的要命,我都想找个纸箱钻进去了。
终于到家了,狂吃了几种感冒药和治肠胃的药就睡下了,中间大汗淋漓着醒来几次,饿醒了几次,又如厕了几次。次日中午,浑身哆嗦着醒来,已经把所有取暖设备打开并在被子上加了好几层了,仍然是冷战打不停。
发自内心的冷是外面盖再多层被子也无法抵御的。
脑子略有清醒一点,想起打电话给家里大夫,问明了情况,应该是肠胃炎,对症吃了些药。拒绝了探视,不想麻烦家人。口苦不堪,极想大量吃水果,却只有裹着被子哆嗦的份,饭都没有,何况水果。
后来,实在饿得不行,强撑着爬起来煮了一碗鸡汤白菜面,然后缩在被窝里看康熙来了,笑一笑和吃饱了,是最有效的两种灵药,这是我一贯的理解。
再吃药,再发汗后发冷,吐了两回,厕所去的次数就渐少了,睡了半天,再吃了剩下的面条,又睡了一整天,今天早上醒来,突然就好了,我伸胳膊伸腿掀被子拍肚子敲脑袋,真好了。
我是从床上是蹿起来的,开窗户放空气,外边天蓝的跟PS过一样,我大口喝水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我嗨了,我就差出去祼奔了我。
打开冰箱,迎面就是四只鲜艳的西红柿,回来两天我开了好几次冰箱门,连最小的一层冷冻格里冻了好几个月的一只鸡腿我都找着了,馋水果馋的要死竟然就硬是没发现在这么好的地段放着四个西红柿,可见都昏成什么样了。
扫地,擦蹋蹋米,浇花,归置行李,洗带回来的脏衣物,洗澡,大声放《Know Your Enemy》,似乎一切都美好起来了…
原来,获得幸福的感觉如此容易,无病无痛,即便平凡清淡,也是幸福。
那些得失的欲求和一些纠结的情绪,也如同眼前杯中的茶叶,在滚流中渐渐舒展释然了。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91

朝朝暮暮



循例午夜零点出去跑步,回来冲热水凉看个电影或几集美剧晾干自己后上床睡觉,通常恰好可以入睡,可是今日一闭上眼就觉得不对,失眠又来了
看《左传》,平时睡不着基本上看个几章就自然失去意识了,今次却越看越精神,十几章过去没有任何要休克的迹象。扔了,闭眼数羊,数着数着就忘了数目,看着一只只Shaun模样的可爱羊上蹿下跳,背景是电子游戏中的中国地图,左传中的宋卫陈许之地正遭受回禄之灾,熊熊的火苗笔意古朴,以二方连续形式绵延伸展如万里长城,长得象荀彧模样的公孙子产拿着孔明的扇子大叫:是亦多言,岂不或信!然后冷静下来说:欲破曹公须用火攻,立刻一只油汪汪的烤全羊出现,头戴红花,牙缝中塞着二斤韭菜,背景变成了烟火升腾的乌鲁木齐五一夜市,我顷刻又从精神失常状态中找回自己,睁开眼看着黑暗的房间,猛击自己头部骂了一句脏话,闭眼再睡。数什么呢?羊不行了,猪吧,一只,两只,然后一只8B铅笔就开始在素描一只猪了,猪头,耳尖应该向前略垂,鼻子三层摺皱,眼睛要小,眼毛要长,这里是猪颈肉,炭烤最香,下面是前腿肉,适合剁馅包饺子……STOP!
善于总结的我终于发现不能数形象具体复杂的东西,太能引起联想,于是开始数鸡蛋,没数到十个就由于太枯燥而忘了统计这件事,因为达芬奇大爷携带丽莎姐在红地毯上出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已经开始数运煤车了,可最后注意力还是跑去了比较前后两台卡车的流锈……
我崩溃了
我象蛋炒饭一样翻滚着,不断变换睡姿,努力的压抑念头,让自己心无所住,可万念齐集如快进中的电影在脑中全方位穿越,我尝试着学净宗万念归一心诵南无阿弥陀佛仍无济于事,佛号只占据了短暂时间的约束优势便被犹如脱缰的精子般汹涌的亿万个杂念所冲垮,头脑的沸腾与身体的疲倦形成强烈的矛盾对抗,使我欲仙欲死,生不如死,死去活来,死不瞑目。我有心索性不睡了爬起来开XBOX360打COD6到天亮,可一睁眼就觉得眼睛干涩凝滞如陷泥淖,根本不能承受继续下去的疲劳,它现在最需要的用脚去想也知道就是睡眠,可那该死的脑浆子抵死不从宁死不屈死不旋踵,玻璃之王的那首歌其实就是在描写我:哦~~~无心睡眠,哦~~~脑交战
四个小时,半个工作日,终于受不了,起立,回到电脑前边记下这难忘难受难熬的四个发科小时
天应该快亮了,又可以拍朝霞了,我已经积攒了好多早晨的照片……
这是过的什么,鬼日子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