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life

女孩跟男孩很相爱。
某天,女孩倚在男孩怀里,问他:我们结婚那天,你准备穿什么?
男孩笑着说:牛仔裤。

一年后,女孩婚礼这天,男孩果然穿着牛仔裤。

Tags: 牛仔裤 婚礼 爱情 分离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11

迷梦依稀 III

凌晨1点45分,自然醒
不知是上下左右哪个邻居家,钟声敲响12下,很是诡异
睡前看了部电影,讲梦境,《镜子面具》,很天马行空的制作,还不错。
只睡了三个小时,梦仍跟最近的每天一样,非常写实
依稀记得的几个片段,都无法简略描述清楚,印象最深的是醒前一幕:我住在金茂君悦酒店的最高一层,黎明,面前是一幅落地大窗,宽有二十米,我坐在一张单人沙发里俯瞰浦西。晨光微熹,金红的光线从南面普照上海,整个城市所有的建筑都是全新的,高低错落的楼宇在地表晨霾中浓淡合宜,楼顶玻璃反射的霞光璀璨如皇冠之珠,黄浦江变得海一样宽,把整个城市倒映在江面上。这是一幅让人惊叹的画面,以致于醒来后这么久了我仍记忆犹新。

最近开始注意养生,家里的大夫们建议,晚上睡眠不要晚于十一点,好像十二点左右是肝的劳动时间,我们不应该醒着妨碍它干活。
习惯了晚睡,想调整过来相当不易,这一段时间都是两点就睡下,四点左右才睡得着,坚持两个小时清醒地躺着是很折磨人的事。我发现人有太多时间想事情,就会想不开很多事。而且第二天白天再去回想一定会发现半夜时思考的事、做的计划和决定都是愚蠢的。所以这两个小时几乎等于浪费。
看书也不是好方法,往往看着看着,天就亮了……
以前也曾经试过早睡,睡不着就喝点威士忌,喝多了就比较容易困了。可是后来想到,喝酒不就等于给肝加班么,所以就算早睡着了也未必有好处
今天倒是比较早,11点就困了,我很欣慰,可惜肝刚干完活我就醒了,别的器官羡慕死肝了
躺了一个小时,知道再在也睡不着了,只好爬起来。看了会《豪斯医生》,这一集节奏出奇地快,我跟不上字幕上大量出现的专业术语,这让我有点暴燥,在一半时就关掉了。

窗外的城市很安静,街灯清冷,时而天边有雷声闷响,白天应该又是一个雨日。
在上海的时候,这个时间睡不着我可能会出去街上走走,我喜欢那个城市安静起来的味道,如同我一人的宫殿。
而现在这个城市,并不是很适合夜晚。
我现在非常怀念,坐凌晨三点的夜宵公交穿行在上海那些细小马路上的感觉。

Tags: 梦境 镜子面具 依稀 金茂君悦 黎明 浦西 凌晨 黄浦江 养生 睡眠时间 失眠 威士忌 豪斯医生 夜车 夜宵 上海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68

迷梦依稀 II

我在路边的一家小小的古老商店里等公交车,公交车分为两种,一种是有户口本的人乘坐的,黄色车体,另外一种是给外地人乘坐的,绿色车体。我等了好几辆都是黄色的,我就不想等了,因为我赶着要去比武。户口本还有一个作用:可以去商店买名牌打2折。
我走在大理的一处暗巷,曲折逼仄,野草荒秽,在一个拐角,有可以折叠的镶嵌蓝色琉璃马赛克砖的洗手池挡住去路,我把它翻上去让我通过,然而从地面生出巨大的吸引力,把我的裤子几乎拉掉,最后我失去了双腿,坐在轮椅上光秃秃的膝盖很可笑。我想,多亏我还没结婚,要不然不是把别人害了。
我回头看见大门上方有一棵长着人面的树,树对我笑,我对背我的人大喊,我看见真的会笑的树了,但他没理我,然后我发现路过每一个门上都有表情各异的带人脸的树。
我一直在大理古城乱逛,但是环境却是北京的烟袋斜街,旁边有无数条黑暗的小巷,我不敢走近,下了一段台阶后,可以看到一整片大海,天上乌云翻滚,天际透出明亮的鹅黄色。

我偷偷摸摸地醒了,爬起来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视查人间并大口呼吸,插上电话线取消手机的飞行模式,喝一大杯水,从容步行去往卫生间……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困了就能睡,睡到自然醒,四季温度适宜不冷不热,每天全身上下不痛不痒,一直简单生活有吃有穿,有大把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需要要求更多了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91

迷梦依稀

民国时期,我去第十八中学找我初中的同学,听到他在跟别人谈一笔保镖业务,日本鬼子出十万贯黄金(诡异的单位)请他把一批导弹运到保定。我劝我同学不要去,因为货送到了黄金给你之后,日本人一定会在你回家时把你杀掉抢回黄金(很不怕麻烦的日本人),朋友不听我劝,领三个陌生人从山海关出发去往唐山(不是要去保定么?),我见义勇为尾随其后准备保护他。路过我现在住的楼(也不顺路啊),小区所有的楼都在拆,草坪上全是碎砖头和橡皮鸭子,只有我住的这一栋是在粉刷,电梯走进去后却是木制的旋转楼梯,墙面上大块的白灰不停掉下来……

……外面狂风暴雨,我反复测试我新买的电影院银幕那么大的液晶屏,音乐开很大声,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陌生人也在房间里,我不停地找借口让陌生人离开以便我跟美女独处(很难缠的陌生人)……
……在一个老旧的火车站,房间中间有一个火炉,地面铺满红砖,我跟一个久已失去联系的朋友、一个认识不久不太熟的女性朋友、还有一个我的长辈一起围着火炉坐在木头条凳上,昏黄的灯泡不停地闪,我点了一碗碎碎的黄焖豆腐吃着,后来把一碗豆腐全都扔在火炉上,问女性朋友,我们去吃饭吧(不是刚吃过么),我请,吃大饼还是烧烤?(别致的选项)但我心里很想吃大饼,另外一个朋友说,去吃喜子(老家的一个烧烤店),又说不过这时候可能下班了,旁边找一家吧,我不想吃,但是我答应他一起去了,我们站在冷风里打车,我站在上风口用身体帮所有人挡风(纯尖头曼)……
然后,电话响了,异常大声,我惊醒,心跳失速,口干唇裂。
我闭上眼睛,不管电话铃响,继续回味梦境。
电话执著地响了三通后改打手机,我闭着眼把手机拨到静音,懊悔昨晚忘记关机和拨电话线。
分心之后梦境变得模糊而不连贯,临场感大失,膀胱也渐渐开始告急。
我只好睁开眼从榻榻米跳起来,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探头出去眺望人间并大口呼吸清冽空气一下,然后走向卫生间。

新的一天开始了。

最后请允许我诅咒在我睡觉时成功打通我电话的听众,一百遍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01

一些片段

<XXX>:谁能告诉我《I Believe I Can Fly》这歌名什么意思?
<千亿夜晚>:我相信我能变成苍蝇。


<XXX>:你为什么不喜欢养宠物
<千亿夜晚> :因为我妈说过,一个家里不能有两个畜牲


<XXX>:她唱歌象踩到鸡脖子一样
<千亿夜晚> :同意,我用脚唱的都比她好听


<XXX>:你怎么还在上网?
<千亿夜晚> :因为我门口有只狗
<XXX>:你上不网跟狗有什么关系?
<千亿夜晚> :是啊,我上不网跟狗有什么关系?

查看全文...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29

虹之尽头

入冬之后直到现在似乎就没下过雨,云南的天气还真是有些奇怪。
下午,听到雷声,黄昏前后,雨终于下起来。
在我这里的视角,有时若是雨下得漂亮,是可以透过千万亿条水线看到远山的优雅层次的,如果再配上挥洒的乌云填充天空的空白,或者天边有穿透云层投射出的白或金色的光线,那就是完美的雨了。
在昆明的夏季,这种自己懂得搭配和构图的雨并不少见。如果有心,彩虹也可以见到几次的。
这次久违的雨下得够大,却不清亮,只看见一片混沌,仿佛是老天在洗刷数月来累积下的尘霾,雾气升腾地把天与地搅成茫茫一片,模糊了界限,看不清远方,如同某些迷失的情感。

与朋友网聊,已好久不打这么多字,也好久未有过这样波动的情绪,到昆明以来,一直试着过平淡的生活,想不到控制上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善,其实只是别人的事,却比自己的事还觉得费神。而且,总是找不准自己应该在的位置和角度,总把自己立场置于矛盾中撞击,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终于,雨下起来的时候,想到“言多必失”的道理,便淡淡地抽离出来,做个倾听者。
由他去吧,都是可爱的人,无论结果如何,焉知非福?
我连自己的事情都没怎么处理好过,又有何资格去给别人建议呢
不过我却知道,不管世上有没有缘分这件事,“随缘”总是个在想要逃避时,一个很实用的理由

我是愿意利它的人,自己的事反而常常淡然处之。昆明住的这几个月,是半归隐的状态,几乎都不怎么与外人交流,吃素多荤少的简单食物,喝清水,一周跑几次步,无牵无挂,无欲无求。偶尔跟朋友出去K歌,便觉得已是很放纵,讲出去都会被笑。名利金钱,是越来越看得淡如白墨。经济萧条的环境下,更可以让人明白很多事,河东河西,盖茨丁蟹,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食尽鸟投林,终究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前几天在以前同学的群里看他们一帮女人在讨论“成功”,所谓“成功”,在她们眼中无非利碌职权,祖荫家业,老公如何老王怎样,女人到了这个年纪是不是都要变得这般市侩?依稀还想得起她们当年的纯真模样,却叫我的记忆如何能联接过往?

天暗了下来,聊天的窗口也宁静了。聊天时勾起数段往事,找出《Until we meet again》《几段情歌》这两首老歌循环放着,催化记忆。关了灯,拿一杯清水坐在窗边,把些年的片段在脑中的影院上映,依恋浪漫温暖,争执尴尬悲伤,忧欢悲喜,聚散离合,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流动的网,沉醉影像……
“…… Until we meet again,人潮像,流动的网,流失了,是沉醉影像……”

风有些急,带着细碎冰凉的雨粉和清爽雨味的空气卷进来,也卷进了马路上反射的车灯和霓虹的妖艳光影。楼下的花园中,大大小小的树已顾不得婀娜仪态,冠盖摇摆着逃避风雨的揉搓。路灯默默孤立,木然凝视着路面上昏黄光线投射出的树的舞姿,它会不会惭愧自己的光亮,只够留下依稀的阴影?

雨一定会越来越频繁,因为冬天已经过去,雨季将至。
有雨的季节,彩虹,也一定会看得到
只要我们愿意在雨后,把目光投向远方,
只要相信彩虹尽头,充满希望。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73

迷梦一场

在上海时,一直在做广告人。广告人的辛苦众所周知,前边几年,着实不堪回首。
后来顺了一些,也自己搞了一阵子公司,有了点自由,但那些烦琐事情着实让人厌倦,便索性关了公司SO了一年HO,却想不到更加的累,不断地接工作,日夜不停地劳动,那时的贪欲,自己想起来都后怕。
终于一天,想开了,领悟到原来自己这几年的人生都没有在为自己而活,没日没夜地把自己最好的时光都给了别人创造价值,得来的那些买命钱也都随手挥霍,过后自己依然一无所有,仿佛迷梦一场。
那么这么些年,我都在干吗?工作?我来到这世上,是来工作的?
前几天跟别人说:“几乎所有的人,用他们全部的青年和壮年的大多数时间,去换来一些钱,用来使自己的老年安稳,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老年的那一天。或许,到了老年时,他们又会想,我愿意用我现在所有的钱和生命,去换几年年轻的日子。那么,青春现在就有,何必要到迟暮之秋,再想去换呢?”
我们的青春,真的就值我们现在所得到的那一点钱吗?
那本是无价的东西,不是吗?

————————————————————————————————————————
千亿夜晚:你买多大房子?
古奇:163平
千亿夜晚:太大了,就你们俩住?
古奇:是呀
千亿夜晚:你不怕迷路啊?
千亿夜晚:在自己家走丢了,会被人嘲笑的
古奇:呵呵,他说要为将来孩子准备
千亿夜晚:有钱啊,家境殷实
古奇:有什么钱啊,以后的工资就得全交房子了
千亿夜晚:用你们几十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去给别人工作,换回来的钱的大部分用来买晚上睡觉的那块地方
千亿夜晚:等于你们把青春扔给睡觉了
古奇:没办法,总得有个家吧
千亿夜晚:我不给你洗脑了,你幸福你的,我路过,哈哈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48

莫非前定

发狠忙了一阵子,于是又可以休息好久了
日本红叶之旅又宣告流产,原本打算一起同去的一个在东京混过十年的朋友签证未批,我自己去了什么语都不懂,必定是寸步难行,所以还是算了,看来又要等明年的樱花祭了,又是一年,无奈
一直想找个精通英语的女友,以便两人将来有机会漫游世界时可以通行无碍,其实我更愿意独自旅行,可苦于语言上的残疾,令自己感到有心无力,策划时就先怯了场,总不能跟外国人用比划的吧?我的哑语也不太好
独自旅行的好处是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孤僻如我,旅行中关注的角度与人往往不同,旁人一带而过的地方也许就会触动了我的某根线,可以呆在那一个下午,或许大家都喜欢流连的地方对我来说却避恐不及。
跟别人同去旅行时,我的个性总要迁就朋友,故此常常不会尽兴,朋友们倒是愿意跟我出去,我可以让他们充满欢笑,也可以给他们拍“很清楚”的照片,至于我要什么,好象也没有多重要,大家开心就好,利他这种美德,不可能人人都有,呵呵
很少有这种情况,一起出去的朋友跟我有相似的审美角度,也同样可以拍“很清楚”的照片,思维逻辑和价值观互通,话题又聊得来,甚至很好笑,甚甚至,是个美女……
好吧,后两条基本就是YY了,除去后两条,这么多年来,似乎也就只有过一次
那是很美好的回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那个能跟我有默契的伴侣,我希望我今后的时光能与其一起走下去,也好几次几乎就觉得是了,可总是差那么一点
水瓶座是完美主义者,可有时候看到完美的对象了,却觉得自己不够完美,先自卑了起来,临阵退缩了。有时候是深入了解了以后才发现彼此还是有非常多不能互通之处,相处得久了必生矛盾,所以早早放弃了。而更多的时候是,遇到了非常合适的对象,但伊已经很工整地插在粪上了……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就算永远找不到那个人,就这样一个人逍遥自在下去,其实也不错。

至少已经习惯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85

明年今日



看康熙,有眭澔平的那一集,他讲他会写信给数年后的自己,这件事好象在国光也讲过,到生日的那天,就会打开几年前写给自己的信,当做给自己的一个不错的生日礼物
豆瓣上好象也有人在搞类似的活动,想必是在模仿这个故事
嗯,如果我要写信给几年后的自己,会写些什么呢?
哈娄,兄弟,你现在混哪里了?是又飘到新的城市了还是回了上海?或是终于去了日本?跑步坚持下来了吗?还那么肥?有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差不多就是此类问题,或者把现在的自己描述一下,嗯,回想一下自己的三年前,只能依稀回忆起大概的生活状况。当时的思想、期望、态度之类的基本上是无从记起,如果三年前的自己写下当时的感觉,今天打开来看,回想当时的自己,应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其实BLOG和日记的功能也基本上是如此,几年后回头来看,会不记得当时曾经写过这样的文字,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看过之后,那些故事,那些人,那些片段会重新从记忆中唤醒,这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很奇妙
前一阵子,从BLOGCN把从03年开始的BLOG一篇一篇的重新拷贝到这里,就已经重新看了一次,那些有时可笑、有时伤感,有时幼稚,有时装深沉的自己,那些奇怪的想法、重新逗乐自己的笑话,自以为是的豪言等等,着实让自己唏嘘了一下。
那时候结识的一些朋友,现在还在联系的也没几个了。
新新旧旧,去去来来,跟那些只言片语一样,如子丑寅卯,春夏秋冬,更替不休,也许终有一日消散风里,再也无处追寻。
那么给将来的自己,保留一点可以回忆从前的凭据,实在是一件有意义,并好玩的事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31

雨天想你

又下雨了
上海式的雨,不大不小的
从落地窗看出去,下边的绿地和楼顶都反射着迷人的光泽,
雨中城市的感觉看起来与上海十分相似,让我想起上海那个18楼窗外的冬雨
远远的群山,在雨雾中一层一层地愈远愈浅,淡出视线,消失在天地里
有时风会夹着雨丝飘进窗来,打在我脸上
在上海市内是没可能看到山的,这样凉的风在上海也不可能有
刚刚听到范逸臣的这首《Missing You》,唱得很费力,不怎么样,旋律却是无比的好
那个调子,让我十分怀念起上海来
雨天的上海,是我最喜欢的


最近又有朋友怂恿我回去上海,我没办法回答
等新一季的NBA结束了再说吧,我说
一个可笑的借口
我自己也不知道几个月后会在哪里
如果说回去上海,我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我怕了,那温度和密度和拥挤度
上海,是个只适合在记忆里没事翻出来怀念一下的地方
回忆总是会无比美好的
住在那里就不同了
距离产生美
此言不虚
人与人之间,不也是一样么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