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背影

灯火未阑时, 谁会在意星辰的微光。





没有能看到恒星的眼睛,也就没有能感受恒星的心灵。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12929

长流不息

时间会让人遗忘,
并把所有不能遗忘的片段沉淀发酵成隽永的回忆章节。
连苦痛和磨难,也总有一天会被冲淡了尖锐的辛涩,变得回味绵醹。
那些深镌在时光长流中深深浅浅的节点,
是自己心中永屹的碑碣,
总会在某个失眠的深夜偶然望去时,
勾起肃穆。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331

幡然苏醒

病偎在床上,感觉像要死了。
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一切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果然不能过于投入,否则反弹的伤害亦成正比。
需要分散注意力,去分心各种无关的事,
于是展开幻想,幻想自己已经是命在垂危,
如在弥留之际,需要把哪些生前身后事一一梳理?
哪些遗憾、哪些亏欠、
走错和走对的路,看错和看对的人,
失误的决择,错失的美好,
追悔与庆幸,纠结与释然,
要道的歉、没说出口的话、需要告别的人;
牵挂、原谅、怨念、感激、爱与被爱;
死就放得下的和死也放不下的……
人生的幻灯片一幕幕翻过,终于剧终。
从自我催眠中回魂,如重生过一回。
在脑中把重新经过价值排序过的帐册,再一一过目,
那些取舍进退,便有了新的解读。
不由摇了摇头,嘴角微扬,幡然苏醒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062

总有明天

一夜失眠,压抑,胸闷,终于受不了,起身搬了把椅子,去阳台呼吸。
天还未亮,街道清冷,静如末日。
远远近近的楼群高高低低地肃穆林立,没有灯窗,也就没有表情。
街灯光线聚集的地方,
能看到纤细的雨丝绵密地编织着,无声润物。
已有早出的旅人,
三两一二,拖着行囊,脚步匆忙地各自前程。
而渐渐地,
天空就熹出明度,
黑暗的背景慢慢隐退,
阴云的层级也次第清晰起来,
仿佛突然之间就换了一幕布景。
天,还是亮了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 | 查看次数: 8850

如温旧梦

飞驰在高速路上,奔去几十公里外的机场。
耳机中是张国荣的《我》
车窗里放映着急速后退的风景:栉次的林带、远山,和已染尽春意的广袤的辽东平原,
不时有嶙峋伍列的电塔,
高举着落寞的线缆,
织向天际淡淡的暮霾中去,
似是一部没有更多内容的文艺电影。
一切如此熟悉,
与多年前的回忆碎片断续交叠着,
如温旧梦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175

迷梦依稀 十一

地点在上海长寿路和江宁路附近,某个高层餐厅靠窗的位置,我指外边的夕阳给同桌的人看,它用了三秒钟就从半空落下到不见。同桌没人相信我,他们都低头吃喝没有去看。然后,那太阳又升起落下一次,在原来落点的南边很远的地方。
一架遮天蔽日的航天飞机从陆家嘴上空掠过,上边夸张地印着巨大的星条旗。
此时脑中想到的是,美国入侵了。
镜头在空中高速巡航,俯拍城市街巷,涌出大量的皮肤似印度人的民众,其中尚有很多儿童,手中全部举着步 枪。巷战激烈,满目残垣废墟。我在一条小巷中躲避,子 弹带着火光从我身边擦过,击中墙壁后脆响着弹开。我在一角断墙边无处可逃,只能躺下装死。黑色的尼子大衣里边穿着白色的衬衫,手中胸前全是血。一个小队从我身边开过,走向街巷深处,是小时候老家常见的紧窄胡同。
半夜时分,我醒过来,估计军队已经睡觉了,我想回家看看。过了一条小马路,前边有几个人鬼祟跑过,那是我们游击队的伙伴。我悄悄地走入我住的公寓楼后边,是一条漆黑的窄巷,我在其中摸索前行,猜测哪一个才是我家的后窗,期间推开一两个都不是。最后找到,破窗而入。发现家里大门已经被打开,室内设施完好,电视投影游戏机所有的东西都在,只有桌上的电脑不翼而飞,床上还扔着两个iphone,我暗骂这笨偷一定没看见手机。但是心中叫苦,我电脑里有我所有的东西,这是巨大的损失,哭死的心都有,赶忙打开手机去操作iCloud远程锁定电脑。
走廊中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一个女人冲进来,是我初中时暗恋了多年的隔壁班女同学,她冲我说了些什么,然后从我的窗口跳出去。我走到门边探头外看,临街一侧的窗户已经全部如车窗般粉碎但没有脱落,走廊里其它家的大门已全部敞开,房间内已空无一物。
我狂奔,大爆炸即将开始。我面前是空无一人的街道,只有各种汽车横七竖八散落满地,如《我是传奇》中的场景。我身手矫健,宛如刘翔转世,各种飞各种腾挪。但后背越来越酸麻,那是爆炸前的能量预感,我脑中浮现这个词。
然后,被敲门惊醒了。我家已经一个月没人敲过门了。
每次我一做到够刺激够故事性够恢宏的梦时,总会被人吵醒,就不能让人好好看个电影吗!!
才下午三点,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972

如雾起时


《在雾中》——黑塞

很喜欢这首诗。但我觉得中间两段略去的话,才更有味道
不喜欢网上任何一个版本对中间两小段的翻译,于是简单改写了一下,也不好,只是试一下玩玩。

  • 走在雾中是奇妙的感觉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有一棵树看到别的树
    棵棵都很孤独

    曾经光鲜富足
    身边的友人无数
    当迷雾笼罩时
    便只剩我一棵树

    未经黑暗洗礼
    不会有智慧的领悟
    当黑暗来临时
    一切都悄然禁锢

    走在雾中是奇妙的感觉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有一个人了解别的人
    人人都很孤独



《雾之恋》这个网站,1999年规划,2002年完工 ,几度重制,至今已历9年。
第十个年头来临之时,将它改名为《如雾起时》,以纪。
十年,已是人生的几分之一,却倏忽如昨。
每当变幻时,便知时光去。

.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827

微博碎片

  • 这尘世,纷繁滞重,如挣扎的怵魇,混乱癫狂,片刻不停。谁能于天上看见深渊,炽热中感到冷?谁能于无常里持住,混沌中安定?谁能观照本心,堪破梦境?谁能了脱悲喜,认真苏醒?

  • 只要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世上好多事其实都不算事

  • 云中片锦,雁底霜河,残星亿万迢多。窗凝华露,榻冷南柯,休问廊桥秋安在,多闻长恨寄短歌。——秋夜闲凑无格律乱语几句,在成都

  • 刚刚接触的时候,不知道边界和损益,一切都风声鹤唳,小心翼翼地用起十分心思。熟了,觉得可以轻松驾驭了,很多人就会肆无忌惮起来,以极限的能力奔放驰骋,以尽可能的手段逾越规则并坚信不会产生后果。开车如此,交友如此,恋爱也如此。熟起来,一切尽知。

  • 突然想起,一同走过那个山溪,你的明艳彩衣,尽染晨曦。多年过去,迷梦依稀,留下只有偶尔的叹息。我去看你,一个链接的距离,所有都埋在心底,所有情绪,跟你没关系,我自己犯傻逼,我乐意。想说一句:有我爱你,你是宇宙唯一,没我爱你,你这人实在没什么值得牛逼的东西—你是空虚。记住,装逼遭雷劈

  • 总是忙着忙着,就顾不上整理大脑,任由所有琐碎的杂务把自己带往听天由命中被自由发展的事态洪流随意摆布,我无力地看着那些进退行止喜怒哀乐如日月星辰般起起落落循环往复,却极少有决心或者想到要有决心的念头来面对和尝试做出改变,究根溯源是这令我毛骨悚然的消极造成,我想我需要静下来认真想想

  • 我们都相信自己是与众不同的那个,刻意雕琢所有细节,为一些自认的不妥惴惴难安,为一些细末的失误自说自话地辩解,再找一些相对自信之处自贬——虚伪地谦卑,可是,其实压根就没人会在乎,你一点都不重要,很多自以为是的用心之处,在他人眼里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大家都只会这么在乎自己,而不是你

  • 雾里看花,怎知水月镜花,看不清人眼渐欲迷乱花,只道是一花开后百花杀,东风真无力,寸灰待花发。哈哈。淡定一下。喝茶去吧。

  • 几年行色,一枕南柯。但问前路,莫唱悲歌。

  • 故地,故事,故人。阳关玉门,早非西边故垒,如铁雄关,不过存乎一心。

  • 人生会碰到很多值得的人,但不一定会有机缘走到一块儿。时机,地点,境遇,心态,等等,诸多决定因素。此时此地,彼时彼地,同样的人可能也会发生不同的故事。一念之执,一念之失,有时已足够拉开咫尺天涯。没抓住火花,就把它当做花火,比起转瞬的绽放,或许璀璨的回忆更值得珍藏。

  • 往往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们必须要知道自己不该要什么。
    人生可以洒脱,但前提是,它还没被自己毁掉。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757

迷梦依稀 十

我们好几个人,跟一个人对峙,地点是一个欧洲的老房子里,内部装潢颜色古旧,象故宫里的厢房,整个大厅只有靠近门边的地方高光刺眼。
之前的因果全都记不清楚,是很长篇的故事。只记得那个人引爆了身上的炸弹。在他伸手去拉导火线的时候,我极其机敏地把身体移向门边的水泥柱。
刺目的白光闪过,因为短暂的耳聋,所有的声音消失了,就象电影里看到的那样。大地剧烈晃动,地面象潮水般一波一波地向外扩散,我们往外边跑,却因为剧震而寸步难行。跑出爆炸圈后,回头,教堂一样的建筑已成废墟。我们三个人踉跄着,走到马路对面的露天咖啡厅,我们都知道,自己要死了。
我们并排坐在木质的长椅上,其中一个人刚坐下,就栽进旁边的水池,激起巨大的水花,先死了。
我想,我现在死了的话,没有人知道,就把老板叫过来,拿手机打电话给他,说你要告诉我妈,我死了。然后,我踉跄地走出那个带小花园的咖啡厅,走到街对面,那是我家。
很小的房间里,我妈和我妹,还有一个陌生女人坐在里边看电视,两台古老的黑白电视,放着同样的节目。我走过去看了看节目,对她们说,可以先停一会吗,有点事要说。我妈说你说吧,我把电视关掉,坐在电视前边,对我妈郑重地说,我要死了。妈轻蔑地切了一声,问我是不是又喝酒了。旁边那个女人说你快开电视还没看完呢,我对她说吼道你TM给我滚出去。然后对我妈说,你刚才听到爆炸了吧,我在现场,现在五脏六腑已经震碎了,马上就会死。
我站在街上,阳光刺眼,我感到胸口越来越疼,几乎能看见自己的身体里已经乱成一锅血肠一样。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114,问哪里有电话亭,我想要打给你,告诉你我爱你。
我绕过大水法时,一个从没见过的长相很讨厌的人对我笑,我却知道他是我老舅,他问我干吗去,我说你别管,如果两天后你还能见到我,你想干吗咱们就去干吗。
我的一个朋友,是当地的警长,带领着一堆人在勘查废墟,我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想还原现场么,找我。他没理我,我说,我就在现场,可以给你图文并茂地把现场还原,你可以用最短的时间破案,马上就会升官,你要感谢我。但是我要死了,不用你感谢。
然后我就醒了,发现自己正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趴在床上,胸口窝得很难受。原来姿势不对,真的会死。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54

[隐藏日志]

这是隐藏日志,只有管理员或文章的作者可以查看。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7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