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 朝朝暮暮



循例午夜零点出去跑步,回来冲热水凉看个电影或几集美剧晾干自己后上床睡觉,通常恰好可以入睡,可是今日一闭上眼就觉得不对,失眠又来了
看《左传》,平时睡不着基本上看个几章就自然失去意识了,今次却越看越精神,十几章过去没有任何要休克的迹象。扔了,闭眼数羊,数着数着就忘了数目,看着一只只Shaun模样的可爱羊上蹿下跳,背景是电子游戏中的中国地图,左传中的宋卫陈许之地正遭受回禄之灾,熊熊的火苗笔意古朴,以二方连续形式绵延伸展如万里长城,长得象荀彧模样的公孙子产拿着孔明的扇子大叫:是亦多言,岂不或信!然后冷静下来说:欲破曹公须用火攻,立刻一只油汪汪的烤全羊出现,头戴红花,牙缝中塞着二斤韭菜,背景变成了烟火升腾的乌鲁木齐五一夜市,我顷刻又从精神失常状态中找回自己,睁开眼看着黑暗的房间,猛击自己头部骂了一句脏话,闭眼再睡。数什么呢?羊不行了,猪吧,一只,两只,然后一只8B铅笔就开始在素描一只猪了,猪头,耳尖应该向前略垂,鼻子三层摺皱,眼睛要小,眼毛要长,这里是猪颈肉,炭烤最香,下面是前腿肉,适合剁馅包饺子……STOP!
善于总结的我终于发现不能数形象具体复杂的东西,太能引起联想,于是开始数鸡蛋,没数到十个就由于太枯燥而忘了统计这件事,因为达芬奇大爷携带丽莎姐在红地毯上出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已经开始数运煤车了,可最后注意力还是跑去了比较前后两台卡车的流锈……
我崩溃了
我象蛋炒饭一样翻滚着,不断变换睡姿,努力的压抑念头,让自己心无所住,可万念齐集如快进中的电影在脑中全方位穿越,我尝试着学净宗万念归一心诵南无阿弥陀佛仍无济于事,佛号只占据了短暂时间的约束优势便被犹如脱缰的精子般汹涌的亿万个杂念所冲垮,头脑的沸腾与身体的疲倦形成强烈的矛盾对抗,使我欲仙欲死,生不如死,死去活来,死不瞑目。我有心索性不睡了爬起来开XBOX360打COD6到天亮,可一睁眼就觉得眼睛干涩凝滞如陷泥淖,根本不能承受继续下去的疲劳,它现在最需要的用脚去想也知道就是睡眠,可那该死的脑浆子抵死不从宁死不屈死不旋踵,玻璃之王的那首歌其实就是在描写我:哦~~~无心睡眠,哦~~~脑交战
四个小时,半个工作日,终于受不了,起立,回到电脑前边记下这难忘难受难熬的四个发科小时
天应该快亮了,又可以拍朝霞了,我已经积攒了好多早晨的照片……
这是过的什么,鬼日子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98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