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 虹之尽头

入冬之后直到现在似乎就没下过雨,云南的天气还真是有些奇怪。
下午,听到雷声,黄昏前后,雨终于下起来。
在我这里的视角,有时若是雨下得漂亮,是可以透过千万亿条水线看到远山的优雅层次的,如果再配上挥洒的乌云填充天空的空白,或者天边有穿透云层投射出的白或金色的光线,那就是完美的雨了。
在昆明的夏季,这种自己懂得搭配和构图的雨并不少见。如果有心,彩虹也可以见到几次的。
这次久违的雨下得够大,却不清亮,只看见一片混沌,仿佛是老天在洗刷数月来累积下的尘霾,雾气升腾地把天与地搅成茫茫一片,模糊了界限,看不清远方,如同某些迷失的情感。

与朋友网聊,已好久不打这么多字,也好久未有过这样波动的情绪,到昆明以来,一直试着过平淡的生活,想不到控制上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善,其实只是别人的事,却比自己的事还觉得费神。而且,总是找不准自己应该在的位置和角度,总把自己立场置于矛盾中撞击,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终于,雨下起来的时候,想到“言多必失”的道理,便淡淡地抽离出来,做个倾听者。
由他去吧,都是可爱的人,无论结果如何,焉知非福?
我连自己的事情都没怎么处理好过,又有何资格去给别人建议呢
不过我却知道,不管世上有没有缘分这件事,“随缘”总是个在想要逃避时,一个很实用的理由

我是愿意利它的人,自己的事反而常常淡然处之。昆明住的这几个月,是半归隐的状态,几乎都不怎么与外人交流,吃素多荤少的简单食物,喝清水,一周跑几次步,无牵无挂,无欲无求。偶尔跟朋友出去K歌,便觉得已是很放纵,讲出去都会被笑。名利金钱,是越来越看得淡如白墨。经济萧条的环境下,更可以让人明白很多事,河东河西,盖茨丁蟹,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食尽鸟投林,终究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前几天在以前同学的群里看他们一帮女人在讨论“成功”,所谓“成功”,在她们眼中无非利碌职权,祖荫家业,老公如何老王怎样,女人到了这个年纪是不是都要变得这般市侩?依稀还想得起她们当年的纯真模样,却叫我的记忆如何能联接过往?

天暗了下来,聊天的窗口也宁静了。聊天时勾起数段往事,找出《Until we meet again》《几段情歌》这两首老歌循环放着,催化记忆。关了灯,拿一杯清水坐在窗边,把些年的片段在脑中的影院上映,依恋浪漫温暖,争执尴尬悲伤,忧欢悲喜,聚散离合,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流动的网,沉醉影像……
“…… Until we meet again,人潮像,流动的网,流失了,是沉醉影像……”

风有些急,带着细碎冰凉的雨粉和清爽雨味的空气卷进来,也卷进了马路上反射的车灯和霓虹的妖艳光影。楼下的花园中,大大小小的树已顾不得婀娜仪态,冠盖摇摆着逃避风雨的揉搓。路灯默默孤立,木然凝视着路面上昏黄光线投射出的树的舞姿,它会不会惭愧自己的光亮,只够留下依稀的阴影?

雨一定会越来越频繁,因为冬天已经过去,雨季将至。
有雨的季节,彩虹,也一定会看得到
只要我们愿意在雨后,把目光投向远方,
只要相信彩虹尽头,充满希望。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5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