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 迷梦依稀 - 四

我穿着绿色的军大衣在雪地里匆忙来去,左上角是一张FORZA 2里的GPS地图,F型路线的最顶端终点是我的学校。我从朋友处进了一箱钢笔准备去学校销售。我跑步前进,PIAPIA地老顽皮了,不时回头与街边遇到的推着自行车的老朋友喊哈娄。有一个人的车筐是纯白色的流线,我一边跑一边大声说真牛逼。人群从我身边熙攘流过,我转身寻找我要等的人,焦急万分,我心说肯定是我跑太快了。
草绿的军大衣被大雪浇湿变成墨绿,我在雪地里拖着脚走,身后的脚印象两道车辙,长长的看不到尽头。
我走进一家手工作坊中,我一个小时候的朋友在操作拉花锯,朋友的父母把几箱橡皮搬来搬去让我坐下。
我远远看到你在另外一个房间,我走过去与房间里其它人对话,竟然都是我从小的朋友。
你侧着头专注于清洁一个吹塑纸刻成的小字,目不旁骛。我关掉轰鸣的刻字机让你可以注意到我,你举头相视,一瞬间双眼通红,有泪盈眶。
“你怎么来了”执手相看时你语气含怨。
我想说话,却不知措辞,再想说时,醒了
又是这样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44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