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 迷梦依稀 - 六

一个贯穿的主题,积木口味的冰淇淋。
但到处是积木,从没有出现冰淇淋。
这一个词反复滚动播出——积木口味的冰淇淋。
我小时候玩过的那种粗陋的积木,侧面能看到锯的痕迹,并有多处掉漆,无非是方块和三角,大大小小充满世界。
我在一张床上倚着,旁边一个我醒来后并不认识的熟人在跟一个不美但很有味道的女孩子调情,很象郭海藻的类型,穿着红毛衣,倚在我旁边。男的很迂回,不敢命中主题,女孩从话语看来明显已经很有意。我替他们着急,把手中的积木摔在床上,骂了他们一句朝鲜语的骂人话,其中大多数的发音是我随口瞎说的,他们都笑了。我走出房间,逆光的画面,阳光在我背面把我的身型勾勒成一个剪影,我的身后,他们已经在床上嬉笑着抱在一起。房间外边,是巫妖王之怒中某个要塞的场景,骨架嶙峋,四个角楼每个都有一对主持人在调情,我只记得其中一对主持人中的男人是姜超。
我站在公司门口晒太阳,那是我大约十年前在老家的公司,一辆美国大车停在门口,一个油头男人摇下车窗手里拿着一个有机玻璃的L形物件问我能不能做,我问他要做多少,他说做7000个并问我几钱一个,我抓了抓头上的长发说这种东西是要按重量计算不能按个算,我拿着那个L型的物件仔细看,是很漂亮的六菱,在阳光下晶莹璀璨,如同钻石光华。
积木,积木,一个辽阔的幼儿园,地板很脏,堆满小朋友和积木。
积木的旷野,一棵巨大的花树立于中心,落英缤纷。
积木口味的冰淇淋。反复出现这个词。
我拼命回忆也无法再记起更多,只有这个词。
更多的是一些极细碎的片段无从入手描述,很多回忆中的人物和场景,我很健谈,到处说笑。
然后就是积木口味的冰淇淋。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70

当前分类: 迷梦依稀 - 五

我开着酷威行驶在成都繁华的街道上,车上坐着两女一男我都不认识,一个女的极胖极丑穿一身白,另外一个大概有五十岁的样子身材却极好,男人则完全记不起样子。我把车开到一个高楼的拐角,偏僻的陋巷中灯光昏暗迷离,我七拐八拐带着他们上了一个小二楼,里边挤满民工,大家在吃自助餐,餐台上只有一大盘鱼肉,整块有皮箱那么大的鱼肉,大家用筷子挖着吃。我与一个穿一身迷彩的老民工相谈甚欢,远远地看到白衣女子一边吃脸上一边有粉掉在火锅里。
我从车上搬行李到新家,家里有很多植物,打开洗手间发现空间异常狭窄,我回头对我妈说,这房子不能要,卖了吧。
有大段的梦境是在成都开着车乱逛,白天堵塞的马路上车身反射强烈光芒刺得我眼花并心情烦躁,夜晚一排排鲜艳的尾灯在车内慵懒的爵士乐伴奏下显得非常优美,路旁的建筑分明是昆明,梦却告诉我这是成都。
我于无所事事中想去找个工作玩玩,面试了一个公司,老板用流利的福建口音对我说你的作品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我说能不能让我了解一下贵公司以前的作品,老板笨拙地从一台史前电脑上拉出信号线接在一台史前电视上给我播放广告片,我才发现这公司只有四个人。
我象蜘蛛人一样把自己垂直拉升到十四楼,从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洞口爬进室内,是个公司的办公室,一个清秀矮小的黑胖姑娘在给几个设计师讲解印刷基础知识,我环顾四周发现他们也都在用很旧的电脑,很典型的广告公司,男多女少连一个美女都没有,大家互相搭腔说话,让我感到很熟悉和温暖。小姑娘转出来问我你是谁并问周围人我是谁,我说别问了我走不就完了么,我走出那家公司在电梯间等电梯,小姑娘追出来问我你是CX吧,我惊了问她我两年前来面试过你还记得我?小姑娘说当然了我们都有记录,然后我们竟然聊了起来,大段琐碎细致的对话,从行业发展到个人经历到爱好等,我很惊讶我竟然跟一个不熟的异性一见如故地聊了这么多。最后她说我们正缺个总监你要不要做?我说算了吧你们请不起我,她说我们可以给项目总额的10%提成,我一笑进了电梯跟她招手白白。
我醒了,眼睛闭着,意识还在昏沉,感觉得到从四肢开始身体渐渐恢复触觉,昏暗的意识开始辨别方位。我经常有这种感觉,脱离梦境后完全苏醒前,我不知道身在何处,即使眼睛看到,大脑仍是反应不来,我在昏沉中经历了几个不同的故居之后几乎确定自己在昆明的榻榻米上时,睁眼后才恍然大悟是在酒店。口鼻干燥如裂,喝了口水翻身再闭上眼睛回味梦境,记得的其实十分有限,主线都是在成都,似乎物质很丰富的样子,整天很忙碌,有几段激烈澎湃的剧情完全失忆。

最近有点不懂自己,转折点来得很突然,物欲旺盛起来,似乎不惜毁掉目前的宁靖,不知何以至此。
为了得到稳定的生活而去操劳,为了减轻失去的痛苦而去接纳,为了满足奢求的欲望而去透支,倾斜的天平其结局定是一落到底。此端得失,必有彼端增减,想要维持平衡,就要加上更多法码。
而最简单的平衡,其实只是天平两端都空无一物。
我发现我的理论水平又有进步,可明明道理懂得,却心魔日炽,不受控制,如之奈何?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77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