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 迷梦依稀 十

我们好几个人,跟一个人对峙,地点是一个欧洲的老房子里,内部装潢颜色古旧,象故宫里的厢房,整个大厅只有靠近门边的地方高光刺眼。
之前的因果全都记不清楚,是很长篇的故事。只记得那个人引爆了身上的炸弹。在他伸手去拉导火线的时候,我极其机敏地把身体移向门边的水泥柱。
刺目的白光闪过,因为短暂的耳聋,所有的声音消失了,就象电影里看到的那样。大地剧烈晃动,地面象潮水般一波一波地向外扩散,我们往外边跑,却因为剧震而寸步难行。跑出爆炸圈后,回头,教堂一样的建筑已成废墟。我们三个人踉跄着,走到马路对面的露天咖啡厅,我们都知道,自己要死了。
我们并排坐在木质的长椅上,其中一个人刚坐下,就栽进旁边的水池,激起巨大的水花,先死了。
我想,我现在死了的话,没有人知道,就把老板叫过来,拿手机打电话给他,说你要告诉我妈,我死了。然后,我踉跄地走出那个带小花园的咖啡厅,走到街对面,那是我家。
很小的房间里,我妈和我妹,还有一个陌生女人坐在里边看电视,两台古老的黑白电视,放着同样的节目。我走过去看了看节目,对她们说,可以先停一会吗,有点事要说。我妈说你说吧,我把电视关掉,坐在电视前边,对我妈郑重地说,我要死了。妈轻蔑地切了一声,问我是不是又喝酒了。旁边那个女人说你快开电视还没看完呢,我对她说吼道你TM给我滚出去。然后对我妈说,你刚才听到爆炸了吧,我在现场,现在五脏六腑已经震碎了,马上就会死。
我站在街上,阳光刺眼,我感到胸口越来越疼,几乎能看见自己的身体里已经乱成一锅血肠一样。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114,问哪里有电话亭,我想要打给你,告诉你我爱你。
我绕过大水法时,一个从没见过的长相很讨厌的人对我笑,我却知道他是我老舅,他问我干吗去,我说你别管,如果两天后你还能见到我,你想干吗咱们就去干吗。
我的一个朋友,是当地的警长,带领着一堆人在勘查废墟,我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想还原现场么,找我。他没理我,我说,我就在现场,可以给你图文并茂地把现场还原,你可以用最短的时间破案,马上就会升官,你要感谢我。但是我要死了,不用你感谢。
然后我就醒了,发现自己正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趴在床上,胸口窝得很难受。原来姿势不对,真的会死。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68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