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 迷梦依稀 十一

地点在上海长寿路和江宁路附近,某个高层餐厅靠窗的位置,我指外边的夕阳给同桌的人看,它用了三秒钟就从半空落下到不见。同桌没人相信我,他们都低头吃喝没有去看。然后,那太阳又升起落下一次,在原来落点的南边很远的地方。
一架遮天蔽日的航天飞机从陆家嘴上空掠过,上边夸张地印着巨大的星条旗。
此时脑中想到的是,美国入侵了。
镜头在空中高速巡航,俯拍城市街巷,涌出大量的皮肤似印度人的民众,其中尚有很多儿童,手中全部举着步 枪。巷战激烈,满目残垣废墟。我在一条小巷中躲避,子 弹带着火光从我身边擦过,击中墙壁后脆响着弹开。我在一角断墙边无处可逃,只能躺下装死。黑色的尼子大衣里边穿着白色的衬衫,手中胸前全是血。一个小队从我身边开过,走向街巷深处,是小时候老家常见的紧窄胡同。
半夜时分,我醒过来,估计军队已经睡觉了,我想回家看看。过了一条小马路,前边有几个人鬼祟跑过,那是我们游击队的伙伴。我悄悄地走入我住的公寓楼后边,是一条漆黑的窄巷,我在其中摸索前行,猜测哪一个才是我家的后窗,期间推开一两个都不是。最后找到,破窗而入。发现家里大门已经被打开,室内设施完好,电视投影游戏机所有的东西都在,只有桌上的电脑不翼而飞,床上还扔着两个iphone,我暗骂这笨偷一定没看见手机。但是心中叫苦,我电脑里有我所有的东西,这是巨大的损失,哭死的心都有,赶忙打开手机去操作iCloud远程锁定电脑。
走廊中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一个女人冲进来,是我初中时暗恋了多年的隔壁班女同学,她冲我说了些什么,然后从我的窗口跳出去。我走到门边探头外看,临街一侧的窗户已经全部如车窗般粉碎但没有脱落,走廊里其它家的大门已全部敞开,房间内已空无一物。
我狂奔,大爆炸即将开始。我面前是空无一人的街道,只有各种汽车横七竖八散落满地,如《我是传奇》中的场景。我身手矫健,宛如刘翔转世,各种飞各种腾挪。但后背越来越酸麻,那是爆炸前的能量预感,我脑中浮现这个词。
然后,被敲门惊醒了。我家已经一个月没人敲过门了。
每次我一做到够刺激够故事性够恢宏的梦时,总会被人吵醒,就不能让人好好看个电影吗!!
才下午三点,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249

当前分类: 如雾起时


《在雾中》——黑塞

很喜欢这首诗。但我觉得中间两段略去的话,才更有味道
不喜欢网上任何一个版本对中间两小段的翻译,于是简单改写了一下,也不好,只是试一下玩玩。

  • 走在雾中是奇妙的感觉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有一棵树看到别的树
    棵棵都很孤独

    曾经光鲜富足
    身边的友人无数
    当迷雾笼罩时
    便只剩我一棵树

    未经黑暗洗礼
    不会有智慧的领悟
    当黑暗来临时
    一切都悄然禁锢

    走在雾中是奇妙的感觉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有一个人了解别的人
    人人都很孤独



《雾之恋》这个网站,1999年规划,2002年完工 ,几度重制,至今已历9年。
第十个年头来临之时,将它改名为《如雾起时》,以纪。
十年,已是人生的几分之一,却倏忽如昨。
每当变幻时,便知时光去。

.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069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