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彼端 - 川藏

川藏之行,没用单反,只带了iPhone4和GF-1,拍出来的效果相当不错,除了分辨率没有很高之外,几乎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照片拍了上千张,经过很艰辛的过程选出40张左右,已然放弃了太多美好的画面,无法更少了。
此行感触良多,文容后撰。




查看全文...

分类:云之彼端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604

两张照片

好久没更新照片,自从玩微博后,这里就冷落了,写的也少,图也没怎么在贴
微博快餐式的发布方式,确实是比Blog这种复杂一些的操作要来得随意和即时
但是,也不能总吃快餐,忙过后,还是应该多更新Blog

今年4月,在鄂尔多斯


今年2月,在成都


分类:影像时光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63

迷梦依稀 十

我们好几个人,跟一个人对峙,地点是一个欧洲的老房子里,内部装潢颜色古旧,象故宫里的厢房,整个大厅只有靠近门边的地方高光刺眼。
之前的因果全都记不清楚,是很长篇的故事。只记得那个人引爆了身上的炸弹。在他伸手去拉导火线的时候,我极其机敏地把身体移向门边的水泥柱。
刺目的白光闪过,因为短暂的耳聋,所有的声音消失了,就象电影里看到的那样。大地剧烈晃动,地面象潮水般一波一波地向外扩散,我们往外边跑,却因为剧震而寸步难行。跑出爆炸圈后,回头,教堂一样的建筑已成废墟。我们三个人踉跄着,走到马路对面的露天咖啡厅,我们都知道,自己要死了。
我们并排坐在木质的长椅上,其中一个人刚坐下,就栽进旁边的水池,激起巨大的水花,先死了。
我想,我现在死了的话,没有人知道,就把老板叫过来,拿手机打电话给他,说你要告诉我妈,我死了。然后,我踉跄地走出那个带小花园的咖啡厅,走到街对面,那是我家。
很小的房间里,我妈和我妹,还有一个陌生女人坐在里边看电视,两台古老的黑白电视,放着同样的节目。我走过去看了看节目,对她们说,可以先停一会吗,有点事要说。我妈说你说吧,我把电视关掉,坐在电视前边,对我妈郑重地说,我要死了。妈轻蔑地切了一声,问我是不是又喝酒了。旁边那个女人说你快开电视还没看完呢,我对她说吼道你TM给我滚出去。然后对我妈说,你刚才听到爆炸了吧,我在现场,现在五脏六腑已经震碎了,马上就会死。
我站在街上,阳光刺眼,我感到胸口越来越疼,几乎能看见自己的身体里已经乱成一锅血肠一样。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114,问哪里有电话亭,我想要打给你,告诉你我爱你。
我绕过大水法时,一个从没见过的长相很讨厌的人对我笑,我却知道他是我老舅,他问我干吗去,我说你别管,如果两天后你还能见到我,你想干吗咱们就去干吗。
我的一个朋友,是当地的警长,带领着一堆人在勘查废墟,我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想还原现场么,找我。他没理我,我说,我就在现场,可以给你图文并茂地把现场还原,你可以用最短的时间破案,马上就会升官,你要感谢我。但是我要死了,不用你感谢。
然后我就醒了,发现自己正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趴在床上,胸口窝得很难受。原来姿势不对,真的会死。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91

[隐藏日志]

这是隐藏日志,只有管理员或文章的作者可以查看。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7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33

重新开张

这里,因为空间提供者的问题,停了几个月,最近重新租了空间,经过漫长的域名备案,终于可以重新开张了。
换了新的外观,时间仓促,做得相当不够完善,css神马的最讨厌了,就暂时这样吧,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调整。
申请了一个新的域名:www.me40.net,跟我的MobileMe的用户名一致,me40(at)me.com,有用iChat的来加我吧。前一阵注册了微博,也用了同样的用户名http://t.sina.com.cn/me40,这样显得多配套啊,哈。
me40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简短好记而已,这样短的域名已经很不易申请到了。
原来的Mylive.net域名也还保留,同时使用,只是把原来的Blog目录直接移为首页了,把原来的版本和以前的网站全都归到旧版的链接里,这样看着,清爽些。
还准备增加一个相册程序,传图外链什么的方便些,只是太忙了,或许过一阵子才能弄好。

在6月时,已经把昆明的房子退掉,离开昆明了,这几个月一直在内蒙做一些房地产广告项目,等做完了,再决定去哪里定居。
目前比较想去成都,又有些怀念上海,暂时还拿不定主意,或许过一段不忙了,先去几个地方考察一下,玩耍玩耍,看哪里感觉好,就住下吧。
我有很多朋友,都很羡慕我,没有束缚,想去哪都可以。其实我最近,尤其是今年,开始很想安定下来了,有一些计划,只在等手头的工作忙完,才好进行一下步。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178

新机满月

我快成iPhone破解中心了,这俩都不是我的




这个是我的

分类:那些花儿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30

迷梦依稀 - 九

古老的火车中,窗外是秋天的旷野,暮阳的金黄光线铺满陈旧的车厢,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深邃而黑暗。
你坐在我对面,凝望窗外,车窗中有你被夕阳照亮的淡淡倒影,叠加在暗色的风景之上,祥和安静,如同一张发黄的旧时照片。
我看着你,似近实远,经过一站又一站,没有终点。
我无法回忆起当时的背景音乐以及是否有背景音乐,但是从半醒之时,耳边就一直循环这首老歌。
……
火车呜呜那声响
在耳边偏偏似柔柔唱
难道你教世间漂亮
和默令梦境漫长
……

------------------

最近很多梦境需要留下,
所以我要重新学习绘画。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07

The Road

因走错路,多开了近二百公里,几乎到了中蒙边境。
好在路上风景值回一切。










分类:影像时光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70

Life's a journey

Life's a journey,not a destination。
人生是一段旅程,而不是一个终点。
这段话,甚合孤意。

眼前,横亘着无常幻化的生命轨迹和必将湮灭一切的时间洪流,
殊途同归结局即定,
那这段旅程怎样走完,难道不重要?




不是因为branson而喜欢上新秀丽这张广告,而是因为它的slogan——Life's a journey,和那本moleskine笔记本。也不是因为外表和安全性喜欢上Dodge Journey,而是因为他的名字





查看全文...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19

迷梦依稀 - 八

苹果公司为特邀开发人员在新加坡举办了一个招待会,在某豪华酒店的50楼天台,内容是海底黄金蟹冷餐会。餐会尚未开始,金色的餐架上摆满了食盘,上边盖着厚实的奶油,看不到盘中的内容。
大家坐在一个巨大的礼堂里,电影屏幕上全是科幻内容,每个人必须唱一首歌才可以离开去吃东西,没有伴奏,人们唱得都很烂。我思考是随便唱一首简单的糊弄过去还是挑战一首高难的。后来等不及索性就混在离开的人中直接去往餐厅。
我看到一个大铜盆,里边的两头鲍堆得象小山一样,都是带壳煮熟的,可以直接蘸酱料吃,有韭菜花酱和蒜蓉酱两种选择,我伸手拿了一只,烫得我直叫唤,服务员用白话告诉我说盘子要去酒店里取,我问他这不就是酒店么。然后我跑到另外一个房间拿了盘子,盘子都很破旧,布满划痕和污迹。
在一个餐台前,服务员递给我一只精致的小碟,里边是撕得很碎的海底黄金蟹的蟹肉,用很细的冰沙和少量海盐拌匀,洒了几滴白兰地,旁边点缀了两片小小的罗勒叶子,之晶莹之精致让我爱不释手,挖了一小勺放进嘴里,鲜汁满溢,滑嫩冰爽,胜却人间无数,以至于我醒来后还记得那个美味,第一次梦到食物还能记得味道的。
后来的事,不记得了,只有这一口蟹让我刻骨铭心。
世上有没有海底黄金蟹这个物种我并不知道,醒来时,想想白兰地配蟹肉没尝试过,想像不到那个味道,冰沙会让蟹肉紧缩,滑嫩的口感可能也不一定能存在,梦中理想的味道在现实中实现起来应该是有难度的,不过有机会还是可以试一试,实在是令人难忘。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