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me

 

 

  千亿夜晚  /  千亿星

水瓶男 
广告业 / 自由职业

美食 / 音乐 / 摄影 / 电影 / 烹饪 / 阅读 / 数码
旅行 / 游戏 / CG / 设计 / 文史 / 妄想

Email:me40(at)me.com 
Web:www.me40.net   www.mylive.net
Douban:http://www.douban.com/people/du17
Sina 微博:http://t.sina.com.cn/me40
iChat:me40(at)me.com  
分类:About M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72

来去天涯

人生不易,人生无常。
刚才接了个电话,一铁哥们,在深圳跟人打架,被人把鼻子咬掉了。。。。
好夸张的剧情
唉,快3张的人了,还跟个大孩子似的玩打架,人到南方,东北人的火暴脾气是应该慢慢收回来一些的,要以德服人。
劝人是这样劝的,其实自己也有时候压不住火气,地域差异和价值观的不同的确有很多时候令人不太容易互相理解,磨合和适应都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查看全文...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70

简单感动

终于被我找到这张专辑--《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廊桥遗梦电影原声),兴奋得不得了,192KPS的音质,还算不错。
迫切的首先选放这首EASY LIVING,那温柔宽厚,富有丝绒样质感的声音,如咖啡的香气一般缓缓的漾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可能随时会休克过去,需要急救。可能,这就应该算是传说中的感动了吧?
数年前多少个迷醉的夜晚,随着久违的旋律又齐涌上心头,那种感觉 ---- 换一脆弱的早一边儿饮泣去了
把自己陷在沙发里,拈着温热的酒杯,看着黄黄的小灯听音乐发呆。。。
心想就这样永远下去吧,把自己坑之在这里算了.....

Tags: 廊桥遗梦电影原声 EASY LIVING JAZZ

分类:音伦乐韵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45

思维混乱

忙得头晕脑涨,这个时候才总算是有空睡觉了,不放心BLOG上来看看,没有时间写新的LOG,昨天也是半夜两点才爬上来贴点老东西凑数。
其实本不必那么执著,随缘的处事态度实在有必要全面深入地推广普及,也许是半途而废的东西太多了吧,象前些日子居然发烧想跑去学街舞,快30岁的人有这种想法实在值得开酒。3D也学了一半扔在那里没有时间继续,《耶酥受难记》一个多星期前就下载好了,总是舍不得也抽不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去看掉它,突然忙起来后什么东西全都得扔下了。
从20岁开始每每我看到有人闲得不知道做什么好的时候我就很难理解,以至于女朋友都不能忍受我的不陪她,聊天逛街打牌这种事不是不可以做,偶而做做也还好玩,可是女人却是以此为生的,如果当初没有人发明街这种东西,女人们不知道会寂寞成什么样子。中国人聪明,尤其是古人,古男人。为什么裹脚没有算入4大发明之列呢?其重大意义跟指南针比起来,套用以前给我做装修的民工形容面盆和浴缸的关系时使用的一句名言,那真是“相映成趣”。
“哪怕当女作家都比整天逛街有意义”我如是说,这句话说出来被人听到,不知道会不会有数批女作家冲过来剁我,朕愿舍身饲鹰,以证无上正法。法没证到,结果是女友跟我终于分开旅行,她跟是的“永远”那团。
没有女人的日子省了好多麻烦,直接的好处就是可以少做一个菜,也不必照顾他人口味,任想象力驰骋在锅碗瓢勺间,做糊了也不必先解释是做的烧烤口味的,发挥无穷的创造力光大祖国传统烹饪艺术。沙拉那玩意能吃么?打河姆渡人那会儿就那么吃,什么年代了还茹毛饮血呢?扔油锅里过一下,码点椒盐你再尝尝,且,搁我们东北这就叫地三鲜了

查看全文...

分类:千亿乱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34

东方明珠

去年拍的两张照片

0

115

Tags: 东方明珠 上海

分类:影像时光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10

旧做一篇

如何相信这是梦

我找到位子坐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对面床居然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儿,白T恤牛仔裤,长发随着火车窗外的微风柔柔飘动,样子清纯美丽,楚楚动人。
可能是这一个星期在衡阳玩得有点累,再加上中午喝了点酒,觉得很困,于是用挺尸的方式把自己放平在床上。闭上眼,思绪一下子乱的很,有点想家,辽宁的家和上海的家,也想她,还有到上海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一件件好象做梦一样,想着想着,困意不知不觉爬上来,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看看表,发现火车已经开了一个小时。
喉咙干的冒火,正好服务员推着车过来,我坐起买了瓶水,喝了几口慢慢压下了胸口的烦燥。
对面的女孩,实在很难让人不注意到她。她还是保持着我刚上车时看到的那个姿势,只是因为车已开动风大的原因,头发飘的很漂亮,象某个洗发水的广告里一样。可能我的眼神有点过于直勾勾的了,它注意到我在盯着她,就转过头来看我是否有毛病,那双未经修饰的眼睛清澈无邪得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居然能让我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尽量掩饰住尴尬冲她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她似乎也查觉到我的尴尬,挑了一下嘴角,算做一笑,就又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我顺着她看的方向望了一眼外边千篇一律的风景,实在并无新意。想起在衡阳花100毛买的一个微型收音机还没试过,就插上耳机一下一下按着SCAN找台,可能是时间的关系,只找到一个说着不知道哪国语言的电台,听了一会儿,只听出不是英语,实在猜不出在说什么,只好收线。然后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企图寻找一个打发无聊的方法。
终于我看到女孩儿身边的包里露出一本杂志的一角,觉得机会来了,就主动找她搭话:“哎,你杂志能不能借我看看,闲的难受。”我手指着她的背包面带尽量不狰狞的笑。她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比较客气地“嗯”了一声,然后抽出那本杂志递给我。我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管是吃饭还是接东西,手总是抖。
“你也上网?”我看着手里这本挺有名的互联网杂志封面上的QQ图标问她。
她把刚转过去的头又转了回来,看着我点了下头,并“嗯”了一声。
我努力使对话继续:“上网多久了?”
女孩想了一下说:“大概快两年了。”然后友善的一笑,使气氛不那么尴尬。
“你上网净干什么?聊天儿?”我继续问。
“看新闻,看站点,玩游戏,有时去打牌,不光聊天。”然后没等我说话就反问:“你也上网?”
“我在网上住。”我很久没吹牛了,有点掌握不住火侯。
她一笑,并没有深究,接着问:“你上网爱干什么?”
我也笑笑说:“什么都干,跟蚂蚱看见庄稼似的,逮哪儿啃哪儿,不管有没有营养。”
女孩轻笑,气氛已变得轻松起来。“这么说你是个标准的网虫了?还是个害虫。”
我点头:“唔,算是吧。”
女孩说:“真看不出来,刚开始以为你是个作生意的呢,样子象个小老板。”
我说:“大老板就不能当网虫了?”我刻意回避了“小”字以提高自己的印象分。
女孩做出不屑的样子问:“大老板?那请问大老板,现在的上市公司哪家是大老板开的呀?”
我翻着白眼嘎巴着嘴数了几下:“目前只有三家。”
女孩不动声色的看着我,似乎知道我还有话说。“第一家是做豆腐贸易的,第二家是做豆腐乳贸易的,第三家是做臭豆腐贸易的,上市地点在上海市徐汇区农贸市场。”
女孩笑起来:“我说的么,你顶多也就是个小商小贩,哈哈。”
我质问她:“小商小贩怎么了?小商小贩就不能拥有我这种老板身材?”
她“切”了一声,然后好象挺认真的问我:“你每天卖豆腐那么累,还有时间上网?”
我也没多想,随口就问:“你真信啊这事儿?”
女孩俏皮地看着我,眼睛一眨一眨的问:“你真以为我信啊?”
我气得直乐。她也笑了,笑靥如花。
我拿过矿泉水喝了一口,递给她,她难以察觉地白了我一眼说:“不渴。”我放下瓶子说:“跟你聊天挺有意思的,刚开始以为你挺不爱说话的呢,在那儿摆酷。”
她说:“你看起来架子挺大挺牛的,你要不跟我说话我可不敢找你说。”
我说:“不能吧?全上海的群众都反映我这人和蔼,忒平易近人。”
女孩做出不屑的样子:“你还平易近人呢你?刚上来的时候皱着眉头捧着脸,象铁道部欠你钱似的,然后仰床上就睡,我当时就想:完了,这一路可没劲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摊上这么一个同桌的你。”
我得体地微笑,腆着脸说:“这么一大帅哥坐你对面,还用得着说话么?光看着都快感。”
女孩笑:“得了吧,还帅哥呢,你看你那腰吧,哎,你有腰么?”
我说:“没腰怎么了没腰怎么了?还告你,就哥哥我这身材,到联合国都拿的出手!”
女孩大笑着说:“参加世界反对虐待残疾儿童大会吧?你当中国残疾儿童代表是不是?”
我感觉到有点说不过她,下意识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太损了你,我得罪你了?”
说完就后悔了,平时挺要强一人,怎么这么没种的话都说出来了,把自己都给气乐了。
女孩笑了一会,接着说:“你不损?你一上车来仰床上就睡,睡就睡吧,流口水身子抽筋这都没人管你,你还打呼!哎,你打呼怎么象炸山似的?天崩地裂的。你看哪个下铺没有人坐着,就咱俩这儿没人坐,全让你吓跑了,害得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强笑着解释:“我这不是疲惫的么,前几天爬南岳,一直没缓过乏,昨儿晚上又蹦了半宿D,现在骨头还酸呢。”
女孩也不听我解释,继续委屈的说:“我比小白菜命都苦,别人都有地方躲,你说我往哪儿躲呀我?”
我打断她说:“行了行了,别叫屈了,我再睡觉不打呼了还不行么,我下回改唱歌!哎,帕瓦罗蒂你知不知道?不少群众反映说我用意大利文演唱《我的太阳》的时候,帕瓦罗蒂听完就得上吊。”
女孩笑倒在床上,一边笑一边说:“不光他老人家,我们全车厢的人听完恐怕都得上吊。”
我顿时流露出敬佩的神色:“真看不出,你还有这种为艺术献身的精神境界。”
她又笑,说:“这叫早死早清静!死是痛苦的,但与其更痛苦的活着,我宁愿选择死亡!”
我听完她这句话,想了半天,问她:“这好象是句费话吧?”
然后又问:“这诗听着耳熟,是李白的吧?要说这浪漫主义诗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浪!”
女孩笑着说:“这是本大小姐现编的,你少装有文化。”
我做恍然大悟状:“我说的么,李白一般都直接说事儿,没这么多费话。”说完看着她坏笑。
女孩白了我一眼,开始岔开话题:“说说你对我的印象吧。”
“这问题挺艰涩”我想了想,语速缓慢得说:“刚见你的时候,觉得这女孩挺可爱,就那单手托腮,深遂的凝视窗外这POSE,这气质,这纯劲儿,够上广告片儿的了。当时没敢打扰你,怕影响你深思。后来一觉醒来发现你还那姿势,我这心里就犯嘀咕了,这都一个多小时了,你那眼睛怎么还那一个角度啊?甭问,九成是一盲女!”
我闪过迎面摔过来的枕头接着说:“本来我今天挺累的,真不爱说话,要不是受帮助残疾儿童解除旅途寂寞这无私念头驱使我根本就不能那么义无反顾舍生忘死。”
女孩一脸坏笑的说:“少来,你以为我看不到你呐?你瞧我半天了,想找借口跟人家说话吧还不好意思开口,坐立不安的跟憋着尿似的。”
我让她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为自己开脱:“我那是找服务员买水呢,再说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坐立不安,行了行了,你少解释,咱别狗咬狗了,回头互相传染上狂犬病不太合适,说点正经的,别总这么互相抵毁,看你这么弱不经风的,我怕你哭坏身子。”女孩不服:“你保住你自己吧,谁哭坏还不一定呢,不过您这身板想哭坏是得费点劲。”然后就又开始笑。
能跟这么一个聪明风趣的女孩聊天实在是件很愉快的事,聊到后来我发现,她不只是风趣,知道的东西竟也不少,简直可以算得上有些渊博了,从高山流水到帕格尼尼,从四书五经到欢乐英雄,从簪花仕女到魔幻达利,从六祖坛经到梅花易数,还有我根本就一窃不通的外国文学和足蓝排棒网,看起来她居然都很内行。
聊得投机时间过的就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不少人都已吃完晚饭。
卖东西的服务员推车走过,我们不约而同很整齐的喊:“有没有啤酒?”然后彼此看着对方会意的笑。服务员问我们要瓶的还是罐的,我掏出身上仅剩的一百块钱要了三罐啤酒,扔给她一个问:“你一个,我两个,够不够?”
她拈罐微笑不语,接过来拉开,看那熟练手法就知道非是善类。
我本来还要买点下酒的东西,只听她略带嘲讽的说:“不吃东西喝不下去吧?买点儿吧。”
我看了她一眼:“给你买的!”
她微笑:“不用,就这么喝吧。”
我付了钱,坐回到窗前,打开啤酒说:“来,喝吧”
“好!”她跟我碰了一下杯,然后面朝窗外举起酒罐喝了很长的一口,看起来起码喝下了三分之一,她喝酒时那被风吹起的长发又一次把我看的有点发呆。
她放下酒罐时发现我在看她,就用那种带着点儿骄傲的语气说:“怎么?没见过美女喝酒啊?”
我忙陪笑:“不是,我是没见过犀牛望月。”
她回头开始找枕头,我忙说:“哎,别闹,说真的,以前我一直以为长得漂亮的女孩儿智商都不高.....”
她停下找枕头的动作“切“了一声,嘴里嘟哝着:“偏见“
我接着说:“今天见着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长得难看的女孩智商也不高。”
说完大笑着躲开飞过来的枕头,女孩也气得直笑。
“就你聪明行了吧。”女孩说
“这你也看得出来?”我说:“一般人只能看到我成功男人的外表,很少有能看得出我脑子里哗哗闪烁着的智慧火花的,你眼睛还真毒”
女孩好象还要说什么,我猜她也没好话,就打断她“好了,别闹了,喝酒。”
女孩撅着嘴也拿起酒罐,又喝了一口,样子可爱极了。
“还挺能喝的啊你?”我真有点佩服这女孩了,男人也没几个这么喝法的。
女孩放下酒说:“不行的,我差远了,没你能喝,因为我没你那么大腰围。”
说完又开始笑起来。
我做生气状斥之曰:“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拿我这魔鬼身材寻开心?妒火中烧啊你?”
她抱着枕头笑个不停,嘴里嘟囔:“我这回算开了眼真见着魔鬼了”
我气得无语凝噎,枉凝眉状,继续喝酒。
她笑过之后,问我:“对了,聊了一下午,还不知道你是哪儿人呢,什么成分你?”
我问她:“我问过你是哪里人么?”
她说:“你没问我,但我现在在问你。”跟聪明女孩聊天就是愉快,不用多废话她就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问:“我都没问你你干嘛要问我?”
她从容地回答:“我问完你你就可以问我了。”
我问:“我不告诉你你是不是连一点办法都没有?”
女孩白了我一眼:“不告诉拉倒,谁稀罕”
然后想了一下又说:“我找乘警去,说我对面床的那人跟潇湘晨报上通辑的那个诈骗犯长得一样,你猜他们信你还是信我?”说完做出一副很乖女的样子,在那里一脸单纯的望着我。
我哭笑不得,心里想,如果把这个鬼灵精弄到BBS去,那可就有热闹看了。想到这也没理会她说什么,拿过她的笔在她那本杂志的里页把零点夜空的地址写了上去,然后递给她说:“这是我常混的BBS,里边儿有几个也跟你一样够坏。你常去玩儿吧。”
“你才坏呢。”她拿过杂志,看了一眼地址,没看出什么意义,就合上对我说:“我会去的。”
然后不等我说什么,就接着追问我:“说呀!哪儿的?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还残疾儿童代表呢。”
只好告诉她:“我辽宁人士,为促进南北方经济技术科技贸易的发展与交流,所以现在下榻在上海。”
女孩又问,“那你来衡阳做什么?”
“五一在家呆着没意思,来衡阳找几个网友玩儿。”我回答
“噢?”女孩有点惊讶:“找网友玩?网恋?”
我摇着手里的酒罐说:“不是,是几头男网友,没女的。”
“真损你,那你算不算一头?”
然后突然止住笑,瞪大眼睛看着我问:“你喜欢跟男网友网恋?”
我嘴里的酒差点喷到她脸上,强忍着咽下去之后对她摇着头叹了口气:“看不出你这么清纯的外表,怎么内心这么龌龊?跟回收站似的。”
女孩象个傻子一样笑。
等她笑完,我问她:“该你说了,你哪儿人?”
她说:“我是衡阳人,现在也生活在上海。你看我多大方,哪象你扭扭捏捏的。”
我没理会她的挖苦,问:“你怎么会到上海去?分配去的?”
她摇摇头,我继续问:“要不就是也跟我一样,自己跑过来混?”她“嗯”了一声,也不笑了,表情有点奇怪。我看出她情绪上的变化,就没再问下去,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喝着闷酒。她的一罐很快就喝完了,我正要把余下那罐递给她,她却起身一声不吭的出去了。
我有点蒙,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想来想去想不出所以然。不一会儿她回来了,手里拎着个装了好几罐啤酒的塑料袋,原来是去餐车买啤酒了。
我问她:“不够喝么?还买。”
她语气温和得令我有点不知所措:“我看得出你能喝,陪我多喝点好不好?”
天下我相信没有任何一适龄男子能拒绝她那哀求的眼神,我只好答应:“好,反正回到上海了没人陪我喝了,今天就索性再喝多一次。”然后打开两罐酒,递给她一个。她接过酒举起来又是一大口,我在旁边直劝:“慢点儿喝,哎,慢点儿!我天,你喝起酒来怎么跟一大牲口似的。”她放下罐说:“你还北方人呢,没见过北方人喝酒象你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我哭笑不得:“我这还慢呐?得,你喝你的吧,我不管你了,但我告你,可别喝醉了,到时候不定咱俩谁做出傻事来就不太合适了,呵呵。”
她没理我,又喝了一口,放下罐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我:“你网恋过么?”
我对她突然这么问感到有点奇怪,想了一下,没回答她,却反问:“你到上海去是因为网恋?”她一愣,似乎对我这么快就想到这一点有些不适应,勉强的笑了一下说:“你还真挺聪明。”
“介不介意说说?”我试探着问。
她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她刚上网的时候,在QQ上,遇到了上海的小方,并很快就坠入情网。三个月后,他们相约在岳麓山见面了,小方有些黑瘦,个子也不高,跟她想象中那个完美的形象相去甚远,但她对他已经爱得很深,根本就不会去计较这些了。他们在山上玩了一天,晚上在山下的餐馆里,小方真诚的要她跟他去上海,并对她承诺要照顾她一生。她感动极了,不加思考的答应下来。放弃了衡阳一份稳定的机关工作,不顾家里人的极力反对,只身跑到上海去找他。他们在一起度过了几个月甜蜜的时光。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发着光,那种不经意浮在脸上的微笑实在美极了。
可是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小方的手机上有好几个陌生而且明显是女性的名字,她偷看了他电脑上的聊天记录,才发现原来他同时在网上还有好几个女朋友,而且明显关系十分暧昧。她质问小方的时候,小方却不以为然的说:“玩玩嘛,何必当真呢。再说,我们又没结婚,还都有选择的权利。”她很伤心,她接受不了这种现实,可是让她放弃对他的爱比让她死还令她痛苦。她忍了下来,对他更好了,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变回原来那个爱她的小方。可小方在察觉到她已经离不开他的时候,反而变本加利,后来居然公开的领女孩子回家,有一次甚至被她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他们的家里亲热。她伤心极了,也有好几次努力使自己离开他,也回过几次衡阳,可总是过不了几天就忍不住跑回去。她爱得太深了,虽然明知道小方已不值得她爱,却怎么样也不能把他从心里抹去,怎么样也无法抗拒对他的感情,因为她开始的时候太投入、付出的太多。她已经把自己全部的感情放在他身上,她已经回不了头。所以,她现在还是苦苦的守着这份不值得期待的感情,就象一个痴人傻傻地坐在一株铁树旁边等着它开花......
“这种感觉你根本理解不了,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傻.......”说着,她眼圈已经红了。
我真想不到外表如此乐观开朗的女孩儿,背后竟还有这么一个辛酸的故事,心里竟藏着这么大的痛苦,以她的智商,应当很看得开才对。转念一想,自己平时岂非也自诩聪明?而真正面对感情的时候,不也一样是蠢得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么?
“我能理解。”我想到自己的事,由感而发。
“你怎么能理解?我自己都不理解。”女孩抱着枕头,在手里把酒罐转来转去,眼圈红红的,画面伤感极了。
“我能理解,因为我也差不多。”
我干掉了第三罐啤酒,又打开一个,看着她问:“你信不信?”
她沉默了一阵,抬起头幽幽的说:“讲讲”
我也把酒罐捏在手里转着,给她讲我的事:“我来上海后,认识了一个女孩儿,我觉得这就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了,为她我放弃了好多,可她不接受我。”我喝了一大口酒接着说:“有一大堆我不应当爱她的理由摆在我面前,有些比你们那种还要严重,可我也跟你一样,放弃不了。所以我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们本就是同一种人,我们都把感情看得太重,也太投入,到进退两难的时候才发现当初根本就没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我尽量把事情经过说的平淡而扼要,但我知道,我的痛苦一点都不比她少。
“你比我还强呢,你们起码还有过一段甜蜜时光,呵呵。”我强作欢笑,看着她不知是什么表情的眼神,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来,鼻子竟然一酸,我马上站起来走出去,等平静了一点,就到餐车又买了6罐啤酒拎了回来。
她正在呆呆的喝着酒,这次喝的很慢,看到我又买了酒,冲我一笑说:“我正想等你回来我好去再买几个啤酒呢。”语气里已听得出在尽量掩饰伤感,尽量装做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坐下来,努力不再回到刚才的话题:“想不到你还真能喝啊,有点醉没有?我可有点晕。”她点着指头数了一下桌上的空罐,抬头问我: “一人才喝了4个,你不行了?”我马上反驳:“谁说不行了,我这不又买了么。”
“喝完这些就别喝了,再买也买不着了,服务员睡觉了。”我不想看到她喝太多,只好骗她。
她说:“我喜欢喝醉后那种晕晕的感觉,而且喝醉了以后,好多事就没那么烦了。”
她又喝了一口,接着说:“你要是不能喝了就少喝点。”语气里故意加入了一点轻蔑。
“我喝酒时你还是上辈子呢!”我语调铿锵,不服不忿的又打开一罐。
“咱们酒逢知已千杯少,同是天涯沦落人,今天我陪你一起醉。”我语无伦次的对着他举起手里的酒,女孩却未举杯,盯着我问:“你没暗示什么吧?”
我本来是随口说的,被她这么一问,竟真感觉自己象故意暗示了什么一样,有点尴尬。
沉默了一阵,我说:"我们都不笨,有些事还用得着暗示么?”
说完觉得有些说错话了,因为从字面意思来看,很容易理解成另外一种意思,非我本意。正考虑着怎么样把这句话的意思补充得更完整一些的时候,她已开口:“是啊,如果没有各自的所爱,我们.....” 下面的话不用说,其实就已经互相意会了,她又继续说道:“可我们现在虽然爱得辛苦,却都不想放弃。对不对?” 我不住的点头,她聪明和善解人意的让我激动不已。我举起杯:“你真是我的知已,来,干杯!”我们重重的碰了一下杯,然后大口大口的把酒倒在各自的嘴里。
她放下酒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圈又红了,嘴里小声嘟哝着:“他们这两个傻瓜……他们这两个傻瓜……”样子凄楚可怜,真想让人揽在怀里,尽全力保护她不经受任何风雨侵袭。我只觉得怒气和酒气一起涌上来,重重的把酒墩在桌上。“MD两个傻逼!”我声色俱厉。
她看着我突然发作的怒气,显得略有不安和局促,等我慢慢平复了一点之后,把我的酒递给我,温柔的说:“来,压压惊。”一句话就让我已没办法再愤怒下去了,我仍故做粗鲁的对她说:“去,少管我!”她还是那么温柔的:“别想他们了,喝咱们的酒,你不是到上海就没人陪你喝了么。”我说:“是,不应当想他们,我们喝!”于是就又开始一起大口的喝酒,终于我们都醉了,也记不清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两个人不时神经质的笑…………
乘务员熄灯的时候,我们已经喝完。非常罗嗦的互道晚安后就各自躺下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尿急想去嘘嘘,坐起来穿鞋的时候,借着过道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她在黑暗中闪烁的眼睛和一脸的泪水…………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她还没醒。
看看表,还有两三个小时就到上海了。出去胡乱洗了把脸,找乘务员换了票,然后走过十几个车厢,在一个硬座车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等车到终点。
她根本不可能走到这个地方来,所以,我们也不会再见。
既然彼此都不愿意放弃那份感情,又何必在本就已够烦恼的感情上再增加几分决择时的痛苦?
何不索性把彼此当做一个过客,在记忆中,留下一个平淡而美丽的片段,不是很好?
我们是同一种人,她一定也象我这么想,因为她始终也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和联系方法,也没有问我的这些。心照不宣的我们其实原本就想平淡的走过……………

中午,火车准时到达上海西站,远远林立着的高楼栩栩如生,竟使我产生一种久未体会的游子归家的感觉。

这个城市本不属于我的,难道我已把这里当成我的归宿?

出租车穿梭在繁忙的街道,不时被红绿灯左右着行止。
车上的收音机里,王杰半死不活的唱着那首老歌:
…………
如此来也匆匆, 去匆匆,
来去之间一场空,
深情无踪 ,
教我如何相信这是梦………

————————————————————————————
“这就是结局?”
“答对,这就是结局。”
“这不合情理。”
“怎样才算合情理?”
“既然他们各自的感情都那么不值得珍惜,为什么不选择放弃?来开始这段新的希望?”
“你,一定没有投入的爱过。”
“…………,那后来呢?”
“你希望后来怎样?”
“嗯,也许有一天,两个人最终都醒悟过来,离开了各自那段伤心的感情,带着醉意在灯火阑珊的街头相遇,久久的凝视之后,终于真情流露,死死的拥抱在一起,再也不愿放开…………”
“这只是你的一个浪漫的幻想罢了,这件事没有可能发生的”
“可这难道不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结局?”
“…………”
“?”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




原文2001/05/18 发表于 新浪文学专区 ::URL::http://edu.sina.com.cn/l/8424.html

2004/4/23凌晨1点重新修改贴出以纪念

查看全文...

分类:一如往昔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71

又沐春风

上海正午,春天一下子就来了,阳光暖暖的烘在身上,整个人都好象要融化了,伏在阳台窗口,看着远远的车流,发芽的柳树,什么也不想干,只想懒懒地享受这段悠闲时光
连空气中也满是春天的味道了,跟20几年来的每一个春天一样让人陶醉。突然想家了,童年到少年到青年所有春天里的记忆,象开水里沸腾的泡沫翻滚着浮现脑海,呼吸着每一口春天的气息都仿佛可以在时空里穿梭着重温旧梦。
天真无邪的童年,这个时候想必在放学的路上,被路边墙角的蚂蚁洞吸引,跟小朋友一起观察小蚁奇兵的物流运作,并不时扮演上帝的角色帮助其中的一个幸运儿瞬移回城。那时的城市似乎也不那么繁忙,车少人少,阳光明媚这个词经常被用在作文本上,记忆中尽是无忧无虑,无限美好的阳光明媚;记忆中,尽是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的春天.....
少年时,已经懂得了欣赏“草色遥看近却无”,并也会在午休时到校外小公园里的石凳上晒着太阳想懵懂的心事,或者埋伏于包围圈周围等候心仪的女孩经过假装偶遇。那么飞扬的青春,那么纯真的年代,充满朝气,充满幻想,充满希望.....
青年的记忆便大多是快意人生,呼朋唤友,声色犬马的时光。陌上花发,可以缓缓醉矣,放歌纵酒,青春作伴。年少得志,年少经狂,年少不知愁滋味....

查看全文...

Tags: 春风 回忆 童年

分类:一如往昔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89

午夜JAZZ

要睡之前,打开这个页面。
午夜是人最容易动情的时候,
这样的时刻,这样一首《My One and Only Love》,舒缓并带着懒洋洋的态度在斗室中漾开来
夜凉如水,一灯如豆,温情满怀,一时整个空间溢满让人如痴如醉的气氛
浪漫得简直可以杀死人

查看全文...

Tags: My One and Only Love John Coltrane Johnny Hartman JAZZ

分类:音伦乐韵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93

一如往昔

不怎么样的天气,阳光惨白而漫不经心,轻霾把窗外满眼的高楼渲出灰朦朦的层次,倒跟太阳的风格很配。附近几条马路上的车流如缓慢蠕动的蚯蚓,踟蹰难行。只有那一群不知累的鸽子,能突破这天地间郁闷得令人窒息的气氛,独自快活。
室内的空气阴冷,感受不到半点初春气息。桌上的一杯小草,似乎抽了几片新叶子出来,恍惚感觉得到一点嫩绿。忘记去买奶精,只好喝清咖,失去奶精的咖啡没有了厚度,信马由缰般难以驾驭,只好由它苦去,十分佩服那些不是为了装个性而喜欢清咖的人民,苦中做乐我始终学不到。。。
电脑上漫无目地的闲逛,偶然一个页面打开时,再次不期而遇这首老歌,音乐响起的时候,记忆的碎片在空气中缤纷闪回,整个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斑斓的年代---寝室的窗口,凄楚的歌声回荡于空旷的教学楼间,天高云淡,落叶雪花般飞舞风中,有人白衣飘飘。。。。咖啡香味弥漫,老歌悠然,感动莫名。。。抬望眼,窗外的灰涩似也已变得如这记忆般深邃飘忽、浪漫了起来,那个秋,似乎就在身边。。。。

“心中有秋意的时候,
你就已经在秋天里了。”

19楼的窗口,窗外是望不尽的红尘.....

**************************************************
如何相信这是梦

词:陈耀川 曲:陈耀川

我不愿带走的寂寞 
总在梦中 轻轻走过
时时刻刻地告诉我 
说着世上 虚伪的承诺

你甜蜜温柔的笑容 
总在梦中悄悄滑落
总是让我无处追逐 
分不清是美丽 还是愁

如此来也匆匆 去匆匆
来去之间一场空
梦醒以后 留下多少未知在心头

如此来也匆匆 去匆匆
来去之间一场空
深情无踪 教我如何相信这是梦.

Tags: 老歌

分类:一如往昔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