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 何须风褛

拦路雨偏似雪花,饮泣的你冻吗,这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
连掉了迹也不怕,怎么始终牵挂,苦心选中今天想车你回家

原谅我不再送花,伤口应要结疤,花瓣铺满心里坟场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彼此终必火化,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价

情人节不要说穿,只敢抚你发端,这种姿态可会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车里取暖,应该怎么规劝,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

人活到几岁算短,失恋只有更短,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樱花开了几转,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为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著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往街里绕过一周,我便化乌有
你还嫌不够,我把这陈年风褛,送赠你解咒

——陈弈迅《富士山下》,作词:林夕

第一次听就能打动我的优美旋律
看过歌词后,其中华丽而深刻的细腻情感让人深陷其中
冬雨,雪路,富士山;风褛,手,伤口...
一首歌,似乎就已是一部美伦隽永的电影
一句“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轻易就牵出了心里尘封已久的痛楚
读了越多次,就能有越丰富的感受
其实远非词意表面看上去的“一个绝情男的故事”那么简单
里边的无奈、故做决绝,深遂的痛苦,千廻的哀愁
其实难忘的片段,不着痕迹的矛盾心思
捉摸不定如同女人的欲语还休——
试想如果真的只是决情,又何必如此周章?
其中纤细微妙之处,余味深长,难以言喻
歌词可以作到的境界,以此为甚

这首歌,初听时,是觉得好听
如果在某一时刻,听懂了
就远非好听那么简单了

Tags: 陈弈迅 富士山 下林夕

分类:音伦乐韵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45
  • 1